子橘

白读书与魏花匠的那些事儿

又名白读书炸厨房小记/白读书与厨房不得不说的秘密
一发完(?)/ooc属于我/私设读书20花匠24


白读书觉着自己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本想着前几天熬夜看了好久的书结果昨天期末考一题没考这书是白读了准备出门散散心,结果没想到在家门口碰见俩神经病。

为什么称之为神经病呢?

您见过谁没事蹲别人家门口傻兮兮的跟狗说话的?还是两个?

白读书气的京腔都出来了。

“喂,您搁这儿干啥玩意儿呢?”诶我去我哪来的东北口音。白读书暗暗嫌弃了自己。

“诶妈呀大兄弟你也东北那旮沓的?”对方一脸热情的起身想跟他握手。

“谁跟你在这儿套近乎?边儿去。”白读书别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走。

“哎!你是那个白读书吧!”背后男人的声音让他停下脚步,一回头,阳光下对方笑的明朗:“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我叫魏花匠。”

威化酱?这什么鬼名字?

白读书暗自诽腹。

“这是我的名片。”对方将一张花样的卡片递给了他。这时,他才闻见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气。

名片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大字:魏花匠。

哦,花匠啊,不是,你一个花匠要啥名片啊。

“刚才那人呢?”白读书一边接过名片,一边随口问到。“刚才?哦,你说撒博士啊,他去上课了,你可不知道,撒博士可是北大的心理学教授,厉害着呢。”魏花匠蹲下来继续摆弄着他心爱的花,一面八卦起来。“切,北大有啥了不起,我弟弟也是北大的,他可是历史系专业第一呢。”白读书的弟弟倒也是厉害,以状元的身份进了北大,就是现在有点不争气,看上个保安,一门心思跟人谈恋爱去了。

“哇!你弟弟挺厉害的!”没想到对方完全不在意,反而夸起他弟弟来,白读书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了,你不是要出去吗?”魏花匠给花浇了水,拍拍手站了起来:“晚上来我家吃饭呗,我看你好像天天点外卖,少吃点那玩意儿,不健康。”顿了顿,他揉了揉白读书毛绒绒的脑袋:“不会烧饭吧,以后都来哥家蹭饭呗。”

“谁不会做饭啊,离我远点儿。”白读书对他这种自来熟的性格很没办法,但那句“不会做饭”倒是戳中了他脆弱的心灵,让他瞬间改变了自己瞎溜达的想法,朝着最近的超市前进。

那晚上吃啥呢?荤素搭配吧,一个人也不用吃很多。可惜因为常年不做饭,啊不,是重来都没做过饭,家里连个大点的锅都没有,不然白读书真想买点火锅底料回去弄顿火锅,香不死隔壁那位“威化饼干”先生。

摸了摸自己的咕咕作响的肚子,看了眼还剩百分之一的电的手机,最后掏了掏空空荡荡的口袋,白读书觉得自己吃一荤一素也行。

那就西红柿炒鸡蛋和可乐鸡翅吧,主食馒头也行。鸡蛋配方便面最美味了,所以白读书家里常备着,而作为一个年轻人,怎么好意思说家里没有可乐这种“快乐水”?

快速搞定了食物,油盐酱醋又拎了不少,这一顿意外晚餐差点让白读书出不了超市。

可惜出了超市门的白读书,依旧在想自己为啥没多带点钱吃火锅呢?

大包小包的回了家,关了门,白读书开始研究起做饭这个巨大的工程。

先是打电话问了亲娘,电话那头那位正在打麻将,敷衍了几句便利索的挂了电话。亲爹呢,算了吧,那位就没进过厨房,碗都没洗过一次,别说做饭了。自己那弟弟呢,肯定在和小保安卿卿我我,算了吧,我虽然饿,但也没到用狗粮填肚子的时候。白读书思来想去,打给了对自己疼爱过度的姐姐白静婷。

他这位姐姐要不是在国外出差,估计真得一路杀到他家帮他做饭了。

不过还是有点好的,至少她事无巨细的把大大小小的流程都告诉自己了。

行吧,电话都讲了一个小时,再做不出来都说不过去了。

将买来的菜整整齐齐的码成一排,又将手机调到可乐鸡翅的视频摆在窗台上,有点别扭的穿上不知道在哪里摸出来的粉色围裙,展开架势准备做菜。

第一步做什么?

犹豫了两秒,白读书还是下了手。

接下来的过程一言难尽。

算了,还是不描述了。

于是在白读书开门透气的时候,他闻见了对门魏花匠家的香气。

不行,忍住,丢啥不能丢了尊严。

可一转头看见自己桌上糊成黑炭的可乐鸡翅和生的跟生菜样的炒青菜,白读书衡量了一下利弊。

算了,我的尊严,我觉得一顿饭也行。

于是白读书拎着剩下的两瓶可乐颠颠的去了魏花匠家。

“那啥,还没吃饭吧。快来,哥做了不少好吃的。”魏花匠正一手端了一盘菜往桌上放,见白读书在自己门口蹲了好久,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我不饿。”话音未落,肚子的响声便出卖了白读书,他满脸通红,别过头:“我来试试你家饭味道怎么样,这是见面礼。”说着将可乐塞到魏花匠手里,偷偷的瞄了瞄他。

“你小孩子少喝碳酸饮料,我这有个燃茶,挺好喝的,一般人我都不给他喝呢。”魏大勋放了可乐,从冰箱里新拿了两瓶饮料,递了他一瓶。

“第一,我不是小孩子,我成年了。第二,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跟个老爷爷一样。最后——”白读书拧开瓶盖,仰头灌了几口饮料,却被自己给呛到:“这什么饮料又苦又难喝!”

“你喝慢点儿,哥哥告诉你,哥哥吃的盐可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去去去吃饭去。”魏花匠到是个好脾气,也是真把白读书当自己弟弟了。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弟弟送个外卖也能不争气到把自己送进牢里,倒不如面前这小孩子可爱,就是傲娇了点。

人与人的不满与误解往往一顿饭就能解决。

这话谁说的?

白读书默默为自己的文采扬了扬头。

至少这顿饭之后,他对“威化饼干”先生的好感度直接up到了top,他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太好吃了。

白读书热泪盈眶的想。

从此,魏花匠第一,火锅第二。

自此,白读书的蹭饭生活就此开始。

自此,魏花匠的养孩子生活也从此开始。





——————————————
如果有人想看就写,没人就算了,毕竟就是个无聊时候的脑洞( ॑꒳ ॑ )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