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溶蚀橄榄:

感谢你们!2k粉啦
做一个2kfo的抽奖
从转发/推荐/评论的幸运粉丝里面抽【三个】人画头像😊       我觉得这个数量应该还是很有机会的!
打破抽奖绝缘体质🔫
(如果评论区满180的话)
暂定开奖日期是十月底

终于把小越的参本文写完了55555

接下来要专心写山花啦!

55555有太太试一试吗 没有的话我又要开始写辣鸡虐文了5555

一个笔芯一个我爱你!!!
🔒了!!!

白日梦(光·番外)

“我常常在想 如果他还在 那是怎样的光景”





0
我梦见他,是在很久很久之后的那个冬日的午后。

当我失去他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尘埃落定。兜兜转转,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出现了很严重的幻觉,每天都会有那么几分钟,他的影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对我傻呵呵的笑着,肆无忌惮的喊着各种他给我起的外号小名。

只是我从来没梦见过他。

“白……小白!”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暖和的很,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

他的身影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声音也朦胧的像是从远方传来。

我拼命的向前跑,向着他的方向,周围一片黑暗,只有我的身旁有点点荧光。我漫无目的跑了很久,终于支撑不住停了下来。

“白白。”一抬头,他已来到我的面前,笑容一如往常的干净明亮。他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骨节分明,我想要握住他的手,却无法触碰到他。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收回去,与我并肩坐下来。

“白白,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他歪了歪头,和往常一样,人畜无害的看着我:“你明白什么是爱了吗?”

“我不明白,没有你,我不需要爱。”我别过头,目光却被他发光的指尖吸引。

他指向我的胸口,我看见,我的心,被缝缝补补过的心,红的要命。它在我的胸腔里“扑通、扑通”的跳着。

“你明白的。”他的微微笑着,周身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我已经没有爱上其他人的梦里了。”我看着他,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你赋予我无尽的爱意,却有放任我一人独自承受没有你的孤独,魏大勋,我快撑不住了。”

“对不起。”他抱住了我,光点通过他涌入我的心脏,我发现,它在慢慢变得崭新。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吧。”我低下头:“我弄丢了你的爱,还弄丢了你。”

“那我又如何呢?我的爱变成了对你的束缚负担甚至愧疚,是我不该先去招惹你的。”他收起笑容,满脸都是认真:“所以,我想让你拥有爱,也能被你所爱之人爱。”

“我的爱人只有你一个,再不会有别人了。”我摇摇头,挣脱开他的怀抱。

“你的人生还很长,你不应该每日活在痛苦之中。对不起,白敬亭。”

他飞起来,最后看了我一眼,然后毫无眷恋的离开,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我跌跌撞撞的追了几步,却不敌他消失的快。周身的光点吞噬了我最后一点眼泪。

我昏睡过去。


00
我是白敬亭。

我得了一种怪病,我的眼睛变得很差,有时候看的见,有时候一片漆黑。

有个聋哑姑娘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想,这辈子就这么过吧。

哑巴和瞎子也能共度余生。


000
我再也没有想起过那个名字。



———————————————————————————
光正式完结啦
感谢陪伴的小伙伴
最后还是写了he
虽然是隐藏式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
正文和番外都在 长崎不厌 tag能看到
等我不懒的时候去网页弄🔗
爱你们❤

顺便下一篇是白梦想×魏了爱!比较欢乐而且是he!
敬请期待!

帘子给我写的小段子!

越前龙马×越水柚希
(我的少女心炸裂啦!)


这里的夏天……似乎格外凉爽。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缠绕着自己、仿佛有生命力的迷雾,不由得紧紧抓住了船帮。 嗯?船帮?这里是水上? 他侧耳静听,果然听到船下水声潺潺。可是,为什么这船一动都不动呢?他伸手挥开迷雾,哦,原来是一大片荷花拦住了船的去路。 大概是船舷什么的被植物根系缠住了吧?他犹豫片刻,俯身将手深入水中摸索,惊了一群在荷花下休息的锦鲤。这群红白相间的漂亮家伙先是没头没脑的乱撞了一气,又忽然围拢在他身边,用唇轻触他的手指。 这……这太奇怪了,他愈发茫然,好像失了魂儿似的。 “哗啦”,荷花下忽然钻出一个少女,她柔顺的头发在水的浸润下紧贴在脸颊两侧,眼神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你是谁?”少女惊惶地问。 我是谁?这是哪?我在干什么?他脑子里闪过一串令他心惊的问题,但他只是拉拉帽檐,反问:“你又是谁?” 少女眨眨眼睛,似乎明白了他的处境,语气顿时柔顺又纠结起来:“我叫越水柚希,但是……” 她撑住船帮,猛地一跃,探出穿着红色小袄的上半身,对他耳语道:“你必须马上跟我走。” 少女的声音又轻又软,像是一支可以助人安眠的歌,他鬼使神差地乖乖伸出手,与少女白嫩的手五指相缠。 接着,天旋地转,世界变得温暖而昏暗——他们落入水中了。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在最后的最后,他接着一点微光,瞥见少女的下半身,是金色的鱼尾。 “啊……”凌晨两点,越前龙马从自己的被窝中惊醒,他抹了抹并不存在的汗珠,心有余悸地四下看了看——好的,没有任何异常,刚刚那果然是一场梦吧。 他再次入睡了。 在他的枕边,一枚小小的金色鳞片正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妖怪的世界里,一条金红相间的大锦鲤,正在荷花下欢快地游动着。 夜,还很长。

白读书与魏花匠的那些事儿

又名白读书炸厨房小记/白读书与厨房不得不说的秘密
一发完(?)/ooc属于我/私设读书20花匠24


白读书觉着自己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本想着前几天熬夜看了好久的书结果昨天期末考一题没考这书是白读了准备出门散散心,结果没想到在家门口碰见俩神经病。

为什么称之为神经病呢?

您见过谁没事蹲别人家门口傻兮兮的跟狗说话的?还是两个?

白读书气的京腔都出来了。

“喂,您搁这儿干啥玩意儿呢?”诶我去我哪来的东北口音。白读书暗暗嫌弃了自己。

“诶妈呀大兄弟你也东北那旮沓的?”对方一脸热情的起身想跟他握手。

“谁跟你在这儿套近乎?边儿去。”白读书别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走。

“哎!你是那个白读书吧!”背后男人的声音让他停下脚步,一回头,阳光下对方笑的明朗:“你好,我是你的新邻居,我叫魏花匠。”

威化酱?这什么鬼名字?

白读书暗自诽腹。

“这是我的名片。”对方将一张花样的卡片递给了他。这时,他才闻见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气。

名片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大字:魏花匠。

哦,花匠啊,不是,你一个花匠要啥名片啊。

“刚才那人呢?”白读书一边接过名片,一边随口问到。“刚才?哦,你说撒博士啊,他去上课了,你可不知道,撒博士可是北大的心理学教授,厉害着呢。”魏花匠蹲下来继续摆弄着他心爱的花,一面八卦起来。“切,北大有啥了不起,我弟弟也是北大的,他可是历史系专业第一呢。”白读书的弟弟倒也是厉害,以状元的身份进了北大,就是现在有点不争气,看上个保安,一门心思跟人谈恋爱去了。

“哇!你弟弟挺厉害的!”没想到对方完全不在意,反而夸起他弟弟来,白读书觉得自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了,你不是要出去吗?”魏花匠给花浇了水,拍拍手站了起来:“晚上来我家吃饭呗,我看你好像天天点外卖,少吃点那玩意儿,不健康。”顿了顿,他揉了揉白读书毛绒绒的脑袋:“不会烧饭吧,以后都来哥家蹭饭呗。”

“谁不会做饭啊,离我远点儿。”白读书对他这种自来熟的性格很没办法,但那句“不会做饭”倒是戳中了他脆弱的心灵,让他瞬间改变了自己瞎溜达的想法,朝着最近的超市前进。

那晚上吃啥呢?荤素搭配吧,一个人也不用吃很多。可惜因为常年不做饭,啊不,是重来都没做过饭,家里连个大点的锅都没有,不然白读书真想买点火锅底料回去弄顿火锅,香不死隔壁那位“威化饼干”先生。

摸了摸自己的咕咕作响的肚子,看了眼还剩百分之一的电的手机,最后掏了掏空空荡荡的口袋,白读书觉得自己吃一荤一素也行。

那就西红柿炒鸡蛋和可乐鸡翅吧,主食馒头也行。鸡蛋配方便面最美味了,所以白读书家里常备着,而作为一个年轻人,怎么好意思说家里没有可乐这种“快乐水”?

快速搞定了食物,油盐酱醋又拎了不少,这一顿意外晚餐差点让白读书出不了超市。

可惜出了超市门的白读书,依旧在想自己为啥没多带点钱吃火锅呢?

大包小包的回了家,关了门,白读书开始研究起做饭这个巨大的工程。

先是打电话问了亲娘,电话那头那位正在打麻将,敷衍了几句便利索的挂了电话。亲爹呢,算了吧,那位就没进过厨房,碗都没洗过一次,别说做饭了。自己那弟弟呢,肯定在和小保安卿卿我我,算了吧,我虽然饿,但也没到用狗粮填肚子的时候。白读书思来想去,打给了对自己疼爱过度的姐姐白静婷。

他这位姐姐要不是在国外出差,估计真得一路杀到他家帮他做饭了。

不过还是有点好的,至少她事无巨细的把大大小小的流程都告诉自己了。

行吧,电话都讲了一个小时,再做不出来都说不过去了。

将买来的菜整整齐齐的码成一排,又将手机调到可乐鸡翅的视频摆在窗台上,有点别扭的穿上不知道在哪里摸出来的粉色围裙,展开架势准备做菜。

第一步做什么?

犹豫了两秒,白读书还是下了手。

接下来的过程一言难尽。

算了,还是不描述了。

于是在白读书开门透气的时候,他闻见了对门魏花匠家的香气。

不行,忍住,丢啥不能丢了尊严。

可一转头看见自己桌上糊成黑炭的可乐鸡翅和生的跟生菜样的炒青菜,白读书衡量了一下利弊。

算了,我的尊严,我觉得一顿饭也行。

于是白读书拎着剩下的两瓶可乐颠颠的去了魏花匠家。

“那啥,还没吃饭吧。快来,哥做了不少好吃的。”魏花匠正一手端了一盘菜往桌上放,见白读书在自己门口蹲了好久,笑眯眯的迎了上去。

“我不饿。”话音未落,肚子的响声便出卖了白读书,他满脸通红,别过头:“我来试试你家饭味道怎么样,这是见面礼。”说着将可乐塞到魏花匠手里,偷偷的瞄了瞄他。

“你小孩子少喝碳酸饮料,我这有个燃茶,挺好喝的,一般人我都不给他喝呢。”魏大勋放了可乐,从冰箱里新拿了两瓶饮料,递了他一瓶。

“第一,我不是小孩子,我成年了。第二,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跟个老爷爷一样。最后——”白读书拧开瓶盖,仰头灌了几口饮料,却被自己给呛到:“这什么饮料又苦又难喝!”

“你喝慢点儿,哥哥告诉你,哥哥吃的盐可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去去去吃饭去。”魏花匠到是个好脾气,也是真把白读书当自己弟弟了。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弟弟送个外卖也能不争气到把自己送进牢里,倒不如面前这小孩子可爱,就是傲娇了点。

人与人的不满与误解往往一顿饭就能解决。

这话谁说的?

白读书默默为自己的文采扬了扬头。

至少这顿饭之后,他对“威化饼干”先生的好感度直接up到了top,他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太好吃了。

白读书热泪盈眶的想。

从此,魏花匠第一,火锅第二。

自此,白读书的蹭饭生活就此开始。

自此,魏花匠的养孩子生活也从此开始。





——————————————
如果有人想看就写,没人就算了,毕竟就是个无聊时候的脑洞( ॑꒳ ॑ )

【山花】光

情感缺失山×花吐花
双杀手
“我常常在想 如果他还在 那是怎样的光景”



05

任务完成的非常成功。

对比起对方的全灭,魏大勋只有一条腿骨折,已经算是很完美的了。只是苦了魏大勋,整天坐在轮椅上晃悠,看的胡一天和熊梓淇脑袋都大了。

“我说哥,你就歇一会儿吧,你在这晃来晃去也不是个事啊,我生意都被你做没了。”熊梓淇终于忍不下去了,顺手朝魏大勋砸了个酒杯。魏大勋眼疾手快的接住,拿在手里把玩:“就你这小破酒吧哪有生意啊,再说了,你还差这点钱吗?”

傍晚的酒吧人愈发的多了起来,熊梓淇得意的扬了扬头,又转身将舞台的灯光打开。

“下面有请我们酒吧的门面担当魏大勋为大家唱一首。”话筒不是很好,熊梓淇的声音有些滋滋的杂音。“你个小畜生坑你亲哥呢?”魏大勋反手把自己的酒杯扔回去,被胡一天半路拦截住,熊梓淇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后背有些发凉。

不过扔酒杯归扔酒杯,魏大勋倒也没有推辞,反而大大方方的让胡一天将自己推上台,然后试了试麦。

“斯德哥尔摩情人。”魏大勋的声音透过麦克风穿出去,轻轻的压在众人身上,却让人喘不过气。

“白哥,你真的要走吗?”酒吧的最角落,胡一天看着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白敬亭,有些担忧。“嗯。”魏大勋就像是打开白敬亭话匣子的那把钥匙,没有他,白敬亭连多说一个字都不愿意。

“哎白哥我说,你对大勋哥就没有一点喜欢吗?”熊梓淇风风火火的冲过来,一开口便是满满的疑惑。“……没有。”白敬亭的眼中依旧是一团迷雾,没有光。“我不信!”熊梓淇终于按耐不住,将自己的火气全发在了手中的杯子上,杯子清脆的落地声引得不断有人回头看。白敬亭抬头,看向舞台上的魏大勋。

他的花吐症愈发严重,只是随随便便一张口便能落下花瓣,一首歌结束,台上铺满了小小的,白色的花朵。

“抱歉。”他轻轻的取下自己耳垂上一直忘了摘下来的耳饰,放在了桌子上:“一天,梓淇,把这个给他,让他不要找我了。”“你怎么那么狠心啊!”熊梓淇冲上去就是一拳,打在白敬亭的左肩膀上,白敬亭没有躲,被他打的一个趔趄。“梓淇,住手吧,我们没有办法评判白哥的对与错,这事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吧。”

“谢谢你们。”白敬亭也不多说,径直出了酒吧,他不知道,在他身后,魏大勋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下了舞台,引得一片慌乱。

出了酒吧,白敬亭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鸥姐只是让他和魏大勋分开,也没有给他配任务,突然一下没有事情做,不免有些无聊。

手机在口袋里不断震动,按了两下没反应之后,他不得不打开了手机,是魏大勋的电话。

手指在接听与挂断之间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接通就电话。

电话那头全是杂音,像是打开了什么按钮,嘈杂喧闹。

就在白敬亭受不了想要挂断电话的前一秒,他听到了熊梓淇的哭腔:“白哥……大勋哥昏倒了……酒吧这边还有人闹事,一天都快崩溃了……”

“我知道了。”白敬亭提前一步挂了电话,没急着赶回去,倒是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低着头开始想。

自己对魏大勋到底是什么想法。

其实生活中多一个少一个魏大勋也没有关系吧,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杀手,杀人是自己的任务,除此之外,只要过掉每一天就行了。

在魏大勋来之前,他不知道,杀手可以去吃火锅,去看电影,去旅游,去干一些自己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魏大勋,什么时候开始会让自己挂在心上了?

我到底爱不爱他?

如果爱的话,每次吻他,为什么他的病会还在,怎么也治不好?

会有爱吗?

他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以前和魏大勋开玩笑的时候总说他没有心,到头来,没有心的人,是自己啊。

他站起身,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开始拼命奔跑。

魏大勋,等我。

匆匆赶到酒店门口,里面是死一般的沉寂。

他看见,魏大勋看向他所在的位置,露出像往日一般的微笑,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胡一天和熊梓淇没忍住,眼泪拼命的往下掉。

“魏……魏大勋……”他轻声开口,悲伤排山倒海的袭来,从没有过的感受不断翻涌着腾上心头,他愣愣的看向魏大勋,然后痛苦的闭上了眼,无力的斜靠在门边。

他终究还是死了,因为自己死了。

“白哥,我不希望你的愧疚大于你对勋哥的爱。”熊梓淇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带着重重的鼻音,他看了他最后一眼:“走了,一天。”

胡一天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开口说话,熊梓淇搀着他站了起来,又背着他慢慢的出了酒吧。

白敬亭看着依旧在桌上的耳饰,他拿起来,用力的握住。

意外来的那么突然,一瞬间,他就失去了他的明天。

他走过去,轻轻吻住了他早已合上的双眼。

“我爱你。”




End.





———————————————————————————
光 正文也就到此结束啦 感觉自己写的太烂了
会有一个番外的补偿
但he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希望不要辣到你们的眼睛才好
完整的请去 长崎不厌 tag
爱你们❤

祝屋里白白出道四周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