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山花】光

情感缺失山×花吐花
双杀手
“我常常在想 如果他还在 那是怎样的光景”


04

魏大勋跟着服务员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空的不像是在酒店里。里面只放了一张长桌,两个凳子。所谓的“老板”背对着魏大勋。

“你就是老板吧,找我什么事?”魏大勋面色不善的来了口,硬生生的压下即将咳出来的花瓣,喉咙里堵塞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却也没有办法,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坐到了长桌的一端。

老板没说话,转椅转过来,他的脸被黑色的面具遮住,魏大勋眯了眯眼,却也没看清他的长相。

“啪”的一声,一把左轮手枪被扔在了桌子上,老板轻轻一推,便到了魏大勋的面前,侍从将一枚子弹放在了枪的旁边。

俄罗斯轮盘赌。

见魏大勋停住不动,老板开口,不知是他嗓子本身的原因还戴了变声器,他的声音无比沙哑:“怎么,需要解释一下规则吗?”

“不是,我说你搁这给我拍电视剧呢?”魏大勋反应迅速,他顺势坐下来,腿翘到桌子上,完全一副富家子弟蛮横不讲理的模样。“或者,这么玩怎么样?”他放下腿,坐直身子,利索的拿起桌上的枪,将子弹上膛对准了老板。

“住手。”旁边的侍从脸色大变,掏出枪对准魏大勋。

说时迟那时快,魏大勋飞快按动扳机,一枪毙命。

他扔了枪,转身看着神色慌张的侍从,一脚撑着坐在了桌子上:“我的枪法还不错吧,鸥姐?”侍从见状,利落的收回枪,鼓掌。“如果我没猜错,您就是给小白派任务的吧?挑拨我两的任务,也是您派人安排的?”魏大勋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桌面,他歪了歪头,露出标志性的笑容:“辛苦您了,费尽心思让我俩疏远。”

“大勋,你知道的,小白他天生不懂,也没有情感,其实他能遇到你,我觉得挺幸运的。”王鸥取下礼帽,将头发披散下来,又脱了有些束缚的外套来到魏大勋身边,她拍拍魏大勋的肩:“但你知道的,杀手最忌讳的,是情感。”“说了这么多,你无非就是想让我离白敬亭远点,鸥姐,到头来你不过把他当你的棋子,当你的枪罢了。”魏大勋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他的脸色沉下来:“不好意思,我做不到。”

王鸥轻笑:“谁关心你做不做得到呢?”

她拍拍手,一个带着面具的人走了进来,魏大勋看不见他的脸,却熟悉他的身影。

“白?”

“魏大勋,这个任务之后,你就不要再见我了。我的命是鸥姐给的,也是她的。”面具下白敬亭的声音有些颤抖:“再说,如果我离开你,你忘了我,你那病也会好的吧。”

“白敬亭,你苦情戏看多了?在我面前演这一套?”魏大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我告诉你白敬亭,就算抛开我喜欢你的层面,我也不会离开你。我们是兄弟,是搭档,没有谁先放手一说。”

“别在这里说什么兄弟情深了,你那一点心思谁看不出来?魏大勋,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如果你还纠结于这个,你去死好了。”白敬亭突然笑了,他取下面具,赤红着双眸,直视魏大勋:“你去死好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魏大勋眼眶开始泛红,不知是气愤还是难过,他重复一遍:“白敬亭,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白敬亭别过头,不再说话。

“我把你们俩叫过来,可不是来看你们的苦情戏的。”王鸥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今天把这个任务完成,你俩一个别死,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是。”两人极不情愿应了下来。

两人沉默着并肩出了房间。

“魏大勋……我刚刚说的那些话……”白敬亭先开口,他看着魏大勋,手里不停的摆弄着刚刚鸥姐给的纸条。魏大勋一把夺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教训他:“你别把揉坏了,这张破纸金贵着呢。我知道,你刚才就是故意说给王鸥听的,我都没有放心……”“是真的。”白敬亭先一步打断了魏大勋的话,他笑了笑,眼神又变回了魏大勋刚认识他那阵的毫无情绪的模样:“这个任务之后,你就不会再见到我了。”

“白……”

魏大勋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内心的郁火让他一下子开始拼命咳起来,仿佛要将所有的花瓣都咳出来一般。

白敬亭终于看不下去,径直推他到墙边,重重的吻了上去。他感受到魏大勋嘴里的血腥气,和唇齿间淡淡的花的清香。

“白……唔……白敬亭!”魏大勋被白敬亭扣住了双手,无法动弹。他没想到看似削瘦的白敬亭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够了吗,你看到没,你喜欢的不是我。”白敬亭松开他,笑的有些疲惫:“魏大勋,我也累了。”

“白敬亭,你有感情了。”

魏大勋一句话像是一道雷,毫不留情的击中了白敬亭的心中某地,他愣愣的站在原地,感受着突如其来的,没有办法表述的情绪,他觉得自己不对劲。

一遇上魏大勋,整个人都变了。

再也无法把以前拒绝的话随意说出口。

“你别怕,我等你。”魏大勋的话像是一阵风拂过,他想抓住。

“等你明白了什么是爱,就好了。”


———————————————————————————

极度ooc预警
这章写的啥玩意儿
完结之后会大改
be预警
前三章指路tag 长崎不厌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