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帘子给我写的小段子!

越前龙马×越水柚希
(我的少女心炸裂啦!)


这里的夏天……似乎格外凉爽。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缠绕着自己、仿佛有生命力的迷雾,不由得紧紧抓住了船帮。 嗯?船帮?这里是水上? 他侧耳静听,果然听到船下水声潺潺。可是,为什么这船一动都不动呢?他伸手挥开迷雾,哦,原来是一大片荷花拦住了船的去路。 大概是船舷什么的被植物根系缠住了吧?他犹豫片刻,俯身将手深入水中摸索,惊了一群在荷花下休息的锦鲤。这群红白相间的漂亮家伙先是没头没脑的乱撞了一气,又忽然围拢在他身边,用唇轻触他的手指。 这……这太奇怪了,他愈发茫然,好像失了魂儿似的。 “哗啦”,荷花下忽然钻出一个少女,她柔顺的头发在水的浸润下紧贴在脸颊两侧,眼神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你是谁?”少女惊惶地问。 我是谁?这是哪?我在干什么?他脑子里闪过一串令他心惊的问题,但他只是拉拉帽檐,反问:“你又是谁?” 少女眨眨眼睛,似乎明白了他的处境,语气顿时柔顺又纠结起来:“我叫越水柚希,但是……” 她撑住船帮,猛地一跃,探出穿着红色小袄的上半身,对他耳语道:“你必须马上跟我走。” 少女的声音又轻又软,像是一支可以助人安眠的歌,他鬼使神差地乖乖伸出手,与少女白嫩的手五指相缠。 接着,天旋地转,世界变得温暖而昏暗——他们落入水中了。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在最后的最后,他接着一点微光,瞥见少女的下半身,是金色的鱼尾。 “啊……”凌晨两点,越前龙马从自己的被窝中惊醒,他抹了抹并不存在的汗珠,心有余悸地四下看了看——好的,没有任何异常,刚刚那果然是一场梦吧。 他再次入睡了。 在他的枕边,一枚小小的金色鳞片正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妖怪的世界里,一条金红相间的大锦鲤,正在荷花下欢快地游动着。 夜,还很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