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山花】光

情感缺失山×花吐花
双杀手
“我常常在想 如果他还在 那是怎样的光景”



05

任务完成的非常成功。

对比起对方的全灭,魏大勋只有一条腿骨折,已经算是很完美的了。只是苦了魏大勋,整天坐在轮椅上晃悠,看的胡一天和熊梓淇脑袋都大了。

“我说哥,你就歇一会儿吧,你在这晃来晃去也不是个事啊,我生意都被你做没了。”熊梓淇终于忍不下去了,顺手朝魏大勋砸了个酒杯。魏大勋眼疾手快的接住,拿在手里把玩:“就你这小破酒吧哪有生意啊,再说了,你还差这点钱吗?”

傍晚的酒吧人愈发的多了起来,熊梓淇得意的扬了扬头,又转身将舞台的灯光打开。

“下面有请我们酒吧的门面担当魏大勋为大家唱一首。”话筒不是很好,熊梓淇的声音有些滋滋的杂音。“你个小畜生坑你亲哥呢?”魏大勋反手把自己的酒杯扔回去,被胡一天半路拦截住,熊梓淇一个激灵,缩了缩脖子,后背有些发凉。

不过扔酒杯归扔酒杯,魏大勋倒也没有推辞,反而大大方方的让胡一天将自己推上台,然后试了试麦。

“斯德哥尔摩情人。”魏大勋的声音透过麦克风穿出去,轻轻的压在众人身上,却让人喘不过气。

“白哥,你真的要走吗?”酒吧的最角落,胡一天看着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白敬亭,有些担忧。“嗯。”魏大勋就像是打开白敬亭话匣子的那把钥匙,没有他,白敬亭连多说一个字都不愿意。

“哎白哥我说,你对大勋哥就没有一点喜欢吗?”熊梓淇风风火火的冲过来,一开口便是满满的疑惑。“……没有。”白敬亭的眼中依旧是一团迷雾,没有光。“我不信!”熊梓淇终于按耐不住,将自己的火气全发在了手中的杯子上,杯子清脆的落地声引得不断有人回头看。白敬亭抬头,看向舞台上的魏大勋。

他的花吐症愈发严重,只是随随便便一张口便能落下花瓣,一首歌结束,台上铺满了小小的,白色的花朵。

“抱歉。”他轻轻的取下自己耳垂上一直忘了摘下来的耳饰,放在了桌子上:“一天,梓淇,把这个给他,让他不要找我了。”“你怎么那么狠心啊!”熊梓淇冲上去就是一拳,打在白敬亭的左肩膀上,白敬亭没有躲,被他打的一个趔趄。“梓淇,住手吧,我们没有办法评判白哥的对与错,这事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吧。”

“谢谢你们。”白敬亭也不多说,径直出了酒吧,他不知道,在他身后,魏大勋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下了舞台,引得一片慌乱。

出了酒吧,白敬亭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鸥姐只是让他和魏大勋分开,也没有给他配任务,突然一下没有事情做,不免有些无聊。

手机在口袋里不断震动,按了两下没反应之后,他不得不打开了手机,是魏大勋的电话。

手指在接听与挂断之间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接通就电话。

电话那头全是杂音,像是打开了什么按钮,嘈杂喧闹。

就在白敬亭受不了想要挂断电话的前一秒,他听到了熊梓淇的哭腔:“白哥……大勋哥昏倒了……酒吧这边还有人闹事,一天都快崩溃了……”

“我知道了。”白敬亭提前一步挂了电话,没急着赶回去,倒是坐在了一旁的长椅上,低着头开始想。

自己对魏大勋到底是什么想法。

其实生活中多一个少一个魏大勋也没有关系吧,自己本来就是一个杀手,杀人是自己的任务,除此之外,只要过掉每一天就行了。

在魏大勋来之前,他不知道,杀手可以去吃火锅,去看电影,去旅游,去干一些自己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而魏大勋,什么时候开始会让自己挂在心上了?

我到底爱不爱他?

如果爱的话,每次吻他,为什么他的病会还在,怎么也治不好?

会有爱吗?

他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以前和魏大勋开玩笑的时候总说他没有心,到头来,没有心的人,是自己啊。

他站起身,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开始拼命奔跑。

魏大勋,等我。

匆匆赶到酒店门口,里面是死一般的沉寂。

他看见,魏大勋看向他所在的位置,露出像往日一般的微笑,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胡一天和熊梓淇没忍住,眼泪拼命的往下掉。

“魏……魏大勋……”他轻声开口,悲伤排山倒海的袭来,从没有过的感受不断翻涌着腾上心头,他愣愣的看向魏大勋,然后痛苦的闭上了眼,无力的斜靠在门边。

他终究还是死了,因为自己死了。

“白哥,我不希望你的愧疚大于你对勋哥的爱。”熊梓淇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带着重重的鼻音,他看了他最后一眼:“走了,一天。”

胡一天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开口说话,熊梓淇搀着他站了起来,又背着他慢慢的出了酒吧。

白敬亭看着依旧在桌上的耳饰,他拿起来,用力的握住。

意外来的那么突然,一瞬间,他就失去了他的明天。

他走过去,轻轻吻住了他早已合上的双眼。

“我爱你。”




End.





———————————————————————————
光 正文也就到此结束啦 感觉自己写的太烂了
会有一个番外的补偿
但he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希望不要辣到你们的眼睛才好
完整的请去 长崎不厌 tag
爱你们❤

评论(1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