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山花】光

情感缺失山×花吐花
双杀手
“我常常在想 如果他还在 那是怎样的光景”


03

出任务已经有三天了,目标人物却依旧没有出现,两人在这个热带海岛上到真的像是来度假旅游的玩了三天。

“白,你看这目标怎么还不出现,是不是情报有误?回去我得给梓淇那小子揍一顿,关键时候不靠谱。”魏大勋躺在阳伞下,看了看自己晒黑的皮肤,叹了口气:“我都快搁这儿给晒伤了。”

白敬亭不接话,只是警觉的盯着来往的每一个人。

“你看了这么久,到底有没有啊?”魏大勋自言自语了半个小时,终于忍不住,拿手肘顶了一下白敬亭。

“你看他们,到海边来玩都穿着长袖,不是很奇怪吗?”白敬亭看他一眼,终于开口。魏大勋不以为意:“可能是这群富二代怕晒着吧,人家精致的很,哪有我们那么糙。”白敬亭懒得跟他瞎扯,直接点明:“他们的袖口都有袖扣。”

魏大勋眯起眼睛,盯着一个人看了好久,才看到他袖子上有一枚小小的金色袖扣。

心服口服的掏出手机给胡一天打电话:“一天啊,我和你白哥发现线索了,帮我查一下。”“你和我白哥?说的像你是我嫂子一样。”电话里传来熊梓淇调侃的声音,“快去!”“好好好帮你查帮你查。”这个和事佬又得胡一天来做,魏大勋挂电话之前还听见熊梓淇小声嘟囔:“本来就是嘛……”

挂了电话,两人也没放松下来,去探测了一下周边的地形。这个海岛地形倒也不复杂,况且岛也不大,一下午便摸了个清楚。

“这两个人效率也太低了吧,怎么还没消息。”魏大勋有些烦躁的抓乱了头发,话音刚落,熊梓淇和胡一天便到了他的面前。“你……你俩又找魏老板搭专机?”“别说,要不是魏老板,你们在哪弄这款全球不超过二十个的限量版袖扣?”熊梓淇伸手,手中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金色袖扣。魏大勋毫不客气的一把夺过,又顺手丢了个给一旁的白敬亭。“谢了。”

“客气啥,早点结束请我吃东西。”熊梓淇大大咧咧的拍了拍魏大勋的肩膀。“你们小心点,里面鱼龙混杂,不太好对付。”胡一天叮嘱道,眼睛却一直盯着魏大勋说话时嘴里不断飘出的花瓣。

“没事的,别担心。”魏大勋安慰的笑笑,暗暗给胡一天使了个眼色,便转身和白敬亭离开。

这几天他们基本把海岛上的所有地方都摸了个透,也只剩下那座豪华的海滨酒店了,两人先回了住的地方换套正式的衣服。

魏大勋穿了一件有着白色细条纹的黑色西服外套,里面是一件同款的衬衫,颈脖处的两粒扣子没有系,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下身是一条九分的西装裤,脚踝处的红绳上挂了一颗小铃铛,不时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白敬亭意外的挑了和魏大勋的同款外套,只不过将内搭的衬衫换成了较为舒适的黑色t恤,脖子上戴的SWAROVSK最新限量款项链,配他临走时随手从桌上拿的金丝框眼镜,浑身散发着禁欲的气息。

斯文败类。

两人在心里默默评价对方。

“别装酷了,走吧走吧。”魏大勋拉着白敬亭就往酒店走。“这个给你。”白敬亭摊开手,手心里是一个银制领撑。“干啥用的?”魏大勋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白敬亭拉住了领口。

两人之间只有几厘米的空隙,近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魏大勋闻到白敬亭身上檀木的气息,有些心神不宁:“你你你干嘛,调戏哥哥啊。”白敬亭丝毫不受影响,帮他把领撑别在衬衣上,便放开了他:“想什么呢。”

“没啥,这不是怕你被哥哥脸上的帅气给吓到了吗。”魏大勋依旧嘴硬,他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满嘴跑火车的调戏白敬亭,白敬亭没有情感,待自己却与别人不同,他不想失去这一点不同。

“领撑是我用来和你联系的。”白敬亭没理他的胡言乱语,告诉了他使用方法,便拉着他进了酒店。

两人亮出袖扣,一个身穿燕尾服的老管家便笑眯眯的端着蜡烛灯过来引路。魏大勋将自己并未系紧的领带再往下拉了拉,笑眯眯示意白敬亭靠过来。白敬亭刚一靠近,便被魏大勋手里的喷雾呛到停不下来,又偏偏这里非常安静,他只得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太大声音。“这是纨绔子弟的味道。”魏大勋偷笑,轻声在他耳边提醒。

不过很快,魏大勋就笑不出来了,通道越往里越黑,而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黑。白敬亭也意识到了这点,主动抓住了他的手,用力握了握。

“两位是情侣吗?”老管家慢悠悠的走着,似笑非笑的回头看了两人一眼。

“是(不是)。”两个答案从他们嘴里出来,二人皆是一愣。“得寸进尺啊你。”白敬亭甩开他的手,又有些不忍心,靠他近了一点点。“这不是方便吗,这样就没人打扰我俩了。你知道的,纨绔子弟总得有些特殊的爱好,正常。”魏大勋毫不客气的搂住白敬亭的肩膀,手在他耳垂边晃了晃,白敬亭一模,是一个吸铁石耳饰。“情侣款哦。”魏大勋也不管白敬亭看不看得见,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这下真成纨绔子弟了。”白敬亭很少戴饰品,他觉得麻烦,今天又是项链又是耳饰,再加上魏大勋那骚包的香水,他真有些不适应。

“抱歉,是我多言了。”管家看着他们,也不多说什么。“二位里面请。”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宴会厅,已经有一些人到了,白敬亭和魏大勋也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

白敬亭警惕的环顾四周,他很少接这种高级会所的任务,要不是雇主是合作了很久且对他有恩的人,他打死都不会接这活儿。

“放松点。”魏大勋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背:“你这样反倒引人注意了。”说着,从一旁经过的服务员手上接过一杯酒,晃了晃酒杯,然后轻轻抿了一口。“万一这有毒呢?”白敬亭在一旁幽幽的吐槽一句,差点让魏大勋呛到。他一边拼命给自己顺气,一边锤了白敬亭一下。

“请问你是魏大勋先生吗?”一个服务员微微鞠躬,挡住了他们的路。“你谁啊?”魏大勋一幅傲气少爷的派头,不耐烦的将酒放在旁边桌子上,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表情上下打量着服务员。

“魏先生,我们老板请您过去。”服务员依旧不卑不亢,语气间却透着毋庸置疑。

“你们老板谁啊,他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凭什么啊?”看起来魏大勋是要将少爷当到底了,他绕开服务员,准备走。

“老板说,您去了就知道。”服务员横跨一步挡在他面前。

白敬亭上前一步,表现出体贴男朋友的样子:“大勋,你去看看吧,我在这逛逛等你回来。”他凑近魏大勋,微笑中透着咬牙切齿:“回不来你就等着吧。”然后迅速退后,有些腼腆的对服务员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就是有些黏人,没我不行,走吧,我一会儿就回来。”魏大勋仿佛一下子就被自己的男朋友哄开心了,笑眯眯的拍拍服务员的肩:“走吧,他还等我回来一起逛呢。”

白敬亭看着两人勾肩搭背,不应该说魏大勋单方面的对人服务员动手动脚的离开,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算了,等他回来再说吧。



———————————————————————————
更得好慢哦,也没什么热度,伤心qwq
前文可看我的lof也可以去“长崎不厌”tag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