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山花】光

情感缺失山×花吐花
双杀手

“我常常在想 如果他还在 那是怎样的光景”

02

在街上胡乱的逛了一天,魏大勋终于忍不住回到了与白敬亭合租的地下室。

进门却没有了想象中的灰尘,两人因为任务都不常在家,而现在,应该是白敬亭回来了。

客厅中间放着一个不大的灰色行李箱,与客厅墙壁上被涂的五花八门的颜色格格不入。行李箱摊开着平铺在地上,里面杂乱的放了一些零碎的东西。白敬亭不在客厅,想必是在房间收拾东西。

魏大勋没有去找他,只是开了电视,将自己埋进沙发里。电视机放着娱乐节目,一群人在哗众取宠般揪着不好笑的点不放。魏大勋倒是不在意,跟着傻呵呵的笑,时不时还会笑呛到,咳几下。从他嘴里不时的飘落几朵小小的,白色的花。

“晚上吃什么?火锅?”白敬亭从自己的卧室探出头来,看着魏大勋。“你……你不走?”魏大勋愣了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走?去哪?”白敬亭想了想,看到了自己的箱子:“哦对,我帮你接了个任务,是个大任务,我一个人有点悬,忘了跟你说了。”魏大勋一下子松口气,重新露出笑容:“那行,把小何和小撒叫着,今儿我请。”“嚯,小何小撒,你可以的啊。”白敬亭吐槽着,顺便将整理好的衣服搬了出来,其实一个人也没几件,两个人合起来倒是将箱子塞的满满当当的。

这边魏大勋也开始电话约人:“小何啊不何老师,那个马上有空吗……没有没有何老师……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撒老师……您有空吗……没事没事就是突然想起来想请您吃个饭……没说过您狗头啊您一定是听错了……去嘛去嘛何老师也去了……好好好就这么定了啊。”

……简直没有下限。

“怎么样?搞定。”魏大勋得意洋洋的朝白敬亭挥了挥手机。“都挂相了傻孩子。”白敬亭无奈的摇摇头,又看了看手表:“快七点了,出门吧。”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简而言之,魏大勋飘了。先是把何老师撒老师灌的不省人事,最后又把自己成功灌醉。可怜了唯一清醒的白敬亭,照顾完这个又照顾那个,最后不得不叫了胡一天和熊梓淇把两位“老人家”接走。

“喂,你可别吐了啊,我这最新款的鞋都能抵一个你了。”白敬亭拍拍魏大勋,想让他清醒一点。

“呵呵……呵……”魏大勋倒是给白敬亭展示了自己有多不清醒,一直傻呵呵的笑着。

“……”白敬亭叹了口气。

端了醒酒汤回来的白敬亭停在房间门口,他没拉窗帘,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照在魏大勋的脸上,他干净的笑容一如往常,嘴角边小小的梨涡若隐若现的,显得人更加可爱。

他看起来像是做了个美梦。

白敬亭将醒酒汤轻轻放在魏大勋的床头柜上,深深看了他一眼,俯下身去。

他想吻他。

他并没有爱上他,但他觉得特定的时间应该做特定的事,比如现在,他应该吻他。

行动总是快于思考,待白敬亭反应过来时,他的嘴唇已经贴上了魏大勋的。

可是,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

一点也没有。

算了。

白敬亭起身,修长的手指在自己唇上点了一下,仿佛还在回忆刚刚那个没有味道的吻。

“咳……咳咳。”咽喉处的剧烈阵痛让魏大勋一点点清醒过来,他睁眼,面对的便是难得一见的有些慌乱的白敬亭。

一朵花从他口中吐出,洁白的花瓣上沾了血珠,令人有些害怕。

“这是给我的吗?”魏大勋连忙转移话题,指了指边上醒酒汤。白敬亭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一口气喝掉汤,魏大勋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哑着嗓子使唤白敬亭:“小白,给哥哥倒杯水。”白敬亭难得乖巧的端起碗出了房间后,魏大勋这才伸手摸上自己的唇。

白敬亭的吻技十分生涩,甚至于,那根本称不上一个吻,只是唇贴唇而已,与人工呼吸无差。

他轻轻叹了口气。

他其实没有了太多的奢望,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可以和白敬亭一起做任务,已经让他感到意外又非常满足了。他只是没有想到,白敬亭会为了救他而尝试吻他,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

或许,他们真的可以救赎彼此,如若情感缺失和花吐都无法约束他们,他们便可以安安稳稳的共度余生。

白敬亭却没这么想过。

他在厨房,呆呆的看着刚烧上水的水壶。

他真的只是不想他死而已。

如果自己真的到了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死亡的地步,他愿意做些平常听起来有些禁忌的事来让他活下去,比如吻一个男人。

他从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人,无论男人女人。作为一个杀手,他是不需要感情的。偏偏他这人也冷淡到了极致,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一次任务,他认识了魏大勋,两人虽是对家派来的,却意外的臭味相投,结束了任务便勾肩搭背的一起吃火锅去了。后来通过魏大勋,他才认识了梓淇一天,何老师撒老师。一个人的生活也因突然涌进来一大群人而有所不适,但无奈对方都是对他极好的人,所以慢慢下来也就习惯了。

到现在,他们成为了所谓的狐朋狗友。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男人喜欢,更没想到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好兄弟。

“小白!”魏大勋的声音和水烧开的警报声一同响起。灼热的蒸汽和飞溅的水滴让白敬亭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将开水倒进水瓶和杯子里。

“想什么呢?这么入迷……我看看,手都红了,能不能小心点啊!”魏大勋接过白敬亭的水,放到一边,转过来捉住白敬亭的手仔细查看。白敬亭缩了一下,却没挣脱开。
魏大勋起身就一阵头疼,便放弃了亲自给白敬亭拿药,随手指了指书桌的抽屉:“药在那,买回来都没用过,没想到今天给你用上了。”“不碍事。”白敬亭没有动,只是细心的帮他掖好被角,安慰着说:“你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出任务。”

魏大勋看着他,嘴角的梨涡越发的明显:“那晚安啦。”

“嗯。”

“晚安。”

——————————————————————————————
第一章的链接等上了电脑会补上qwqq
想一次性看的可以去《长崎不厌》tag!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