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山花】撒野

“只有你好像和所有的人完全不同,也许你不会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时,较之和别人在一起时要活泼的多。”
                                            ——《朱生豪情书》

1
——
白敬亭骑着自行车路过明侦学院最著名的樱花大道,三月的春风吹的他有些困顿,不由得放慢了速度,伸手揉了揉有些难受的左眼。

“我在二环路的里边 想着你
 你在远方的山上 春风十里
 今天的风吹向你 下了雨
 我说所有的酒 都不如你
  ……”

突如其来的歌声让他捏紧了刹车,四处张望着。

于是他看到了魏大勋。

那人坐在樱花树下,抱着一把木吉他,看起来已经是坐了很久了,衣服上甚至头上都落了花瓣,他却毫不在意的唱着歌,对每个路过的人微笑,嘴角的梨涡显得他甚是迷人。

和他对视的那一秒,白敬亭觉得时间静止了。他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人,就这样一直盯着他。

“喂,你要听我唱歌吗?”魏大勋自然是发现了这个一直盯着自己看的男生,他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地,示意白敬亭坐自己身边。

“啊……我不……没有,我还有事,先走了。”一向冷静的白敬亭乱了阵脚,他慌乱的骑上车准备离开。

“表演系大三,魏大勋。你呢?”魏大勋自报家门,再次露出了笑容。

“录音专业大一的,白敬亭。”白敬亭匆匆报了自己的专业姓名,脚一蹬,飞快的离开。

这便是两人的相遇了,他们的生活本应向两条相交线,有过一次交集,但终究不会再多一步。

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处处充满着意想不到的惊喜。

——
“小白,有人找你。”刚打完篮球回来的白敬亭被室友叫住:“是大三的魏大勋学长,他留了联系方式给你,让你回来后给他发个消息。”

白敬亭放下手中的篮球,拿搭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伸手接过室友递过来的纸条。

“小白学弟,你好,我是魏大勋。学校马上要举行一个唱歌比赛,听说你钢琴弹的特好,可以给我伴奏吗?”字条的背面是他的联系方式。

白敬亭拿着纸条,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然后拿起手机,突然,刚吃完饭回来的室友经过时不经意撞了他一下,纸条从手中脱落,落进水盆里,捞起来时,蓝色的字迹糊成了一片。

白敬亭愣了一下,将湿漉漉的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对不起啊小白,要不我等下帮你要一下联系方式吧。”室友带着歉意偷偷瞄了他一眼,白敬亭心不在焉的,没搭理他。

“小白?”室友提高声音,白敬亭才反应过来,摇摇头:“没事,我一会儿去找他。”说着便拿着干净的衣服进了浴室。

这边魏大勋有些紧张的不停摆弄着手机,但是有新消息的提示音迟迟没有响起。他……这不会是被拒绝了吧。魏大勋越想越慌,于是起身准备再去一次白敬亭的宿舍。

这么想着,魏大勋随手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匆匆忙忙的往外跑,刚出门便与在转角与人撞了个满怀。

白敬亭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撞着的人,与对方都愣住了。

还是魏大勋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场:“不……不好意思,你没事吧?”白敬亭扶了扶滑下来的眼镜,摇摇头:“是我跑的太快了,对不起。”他直起身,鞠了一躬:“学长,我刚刚打篮球才回来,联系方式也被弄脏了,所以没有及时回复你……”魏大勋听着他的解释,思绪也渐渐飘远,鼻尖被一股淡淡的柠檬香气萦绕着,他看了眼白敬亭湿漉漉的头发,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学长?”白敬亭解释完,抬头便看见魏大勋笑的傻乎乎的看着他,他愣了一下,出声提醒。“啊……哦哦!”魏大勋反应过来,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看学弟看呆了这种事要是被传出去自己的好形象就又没有了啊!

“那啥,所以……你……你愿意和我一起吗?”魏大勋问的磕磕巴巴的,他不太了解白敬亭,心里没底。“愿意啊,所以我来找你了。”要不是看魏大勋是学长,白敬亭都要开启自己沉寂多年的怼人模式了,这个学长怎么看起来不像旁人说的那么高冷,反而傻乎乎的啊。

“哦哦!那今天开始,晚上七点我在音乐教室等你!”魏大勋低头飞快说完,落荒而逃。

简直不要太丢人了!

白敬亭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这个学长,也太可爱了吧。

2
——
白敬亭知道魏大勋很久了,却也仅限于听过同学传的几首歌而已,但不得不承认的是,魏大勋的歌声让他记住了他,像一颗种子,春天到了,也就发芽了。

晚上七点。音乐教室。

魏大勋急急忙忙冲进来时,白敬亭已经坐在钢琴边练习了。

是他们初次相遇时他唱的歌——《春风十里》,魏大勋意外的听到了白敬亭的歌声。

低沉的嗓音与钢琴声非常和谐,民谣配钢琴竟也是不错的选择。这边白敬亭对于魏大勋的到来浑然不觉,相反的,钢琴一停,白敬亭居然来了段rap。魏大勋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学长?”白敬亭循着笑声看到了直不起腰的魏大勋,他挠了挠头,脸一直红到了耳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为缓解尴尬,魏大勋将手上的谱子递给他:“唱得不错。”白敬亭结果谱,草草的扫了一眼,有些惊讶的“啊”了一声。

《撒野》。

“你听过?”魏大勋有些慌了神,手中的谱子散了一地,他匆忙去捡,一边开始解释:“我就是觉得这首歌好听,没别的意思,我……”

“这歌钢琴和吉他很配啊。”白敬亭打断他,随手在琴上试了一下旋律。

他看过这本书,还是过年时被远房表姐骗去看的,没看完,不过倒是对这首曲子映像深刻。一直觉得词写的不错,便去搜了听了一下,当时就非常喜欢,还单曲循环好几天。

而他本身,对同性恋是不算排斥的,甚至因为单身多年,也有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他生在一个开明的家庭,所以自己也看得开。

“那就好。”魏大勋暗戳戳松了口气,整理好手中的谱子,又放下背后的吉他,一边调音一边哼着调子。白敬亭盯着谱子,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了魏大勋身上。

再次听到他的歌声,哪怕只是随口哼着的调子,白敬亭也依旧觉得惊艳。魏大勋的声音属于那种让人越听越想听的类型,而唱民谣时的温润更像是一泉清水,慢慢渗进,软了身心。

白敬亭闭上眼,手指在钢琴上滑过,和着魏大勋的歌声,给他伴奏。两人虽然没有一起练习过,却意外的非常有默契。

“钢琴弹得不错,不愧是我看上的人。”魏大勋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多暧昧,他坐到白敬亭旁边,一手搭上了他的肩,另一只手在钢琴上胡乱的按着。白敬亭再次红了耳根,他微微挣脱,却没能摆脱开来。

“你教我弹一个吧,”魏大勋想了想,端正坐好,双手像模像样的架在钢琴上:“小星星之类的。”“嗯。”白敬亭应了一声,在琴上试了几个音:“来吧。”他弹了一个音,魏大勋跟上。先是一个一个音的来,然后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

“春风十里?”不一会儿,魏大勋便听出了曲子,他示意白敬亭停下,自己拿手机录了一段,发上了微博。又转头得意的看向白敬亭,笑出了梨涡:“怎么样,哥哥弹得不错吧。”白敬亭憋着笑,听着他磕磕绊绊还有错音的琴声,违心的点了点头。

“你在敷衍哥!”魏大勋佯装生气,过会儿终于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哈哈大笑。

白敬亭眨眨眼,对这个自来熟的学长又多了一点好感。

3
——
在遇见魏大勋之前,同学对白敬亭的评价都是“清冷”啊“高岭之花”啊之类的。久而久之,连白敬亭自己都忘了自己还会有孩子气与人打闹的一面。

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白敬亭与魏大勋逐渐熟络起来。他们都喜欢的音乐和火锅,也成为他们关系更近一步的契机。

在恨不得一天八顿火锅之后,两个人都胖了好几斤。

“小白,你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健身,你看你瘦的。”魏大勋说着,往白敬亭碗里舀了一勺菜。白敬亭嫌弃的将碗里的香菇挑出来,扔进一旁的盘子里。

“你怎么还挑食啊。”魏大勋自然看出了他不爱香菇,便偷偷把所有的香菇赶到了自己碗里。

“我只是不吃香菇啊大哥。”白敬亭看了眼雾气中的魏大勋,却看不真切他的脸,魏大勋抬头,发现白敬亭一直盯着自己,便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怎么?觉得你大勋哥帅爱上我了?”白敬亭收回目光,慢条斯理的拿湿巾擦干净手,才缓缓开口:“魏大勋,你还是不笑的时候比较帅气。”

“我那是可爱!你知道吗?可爱才是最高级的形容词……”魏大勋索性放下筷子,认真给他解释,白敬亭一看他又开始了没完没了的长篇大论,便做了个暂停的收拾,脸上是收不住的嫌弃的表情:“停停停,练歌去练歌去!”

“小白,你怎么能打断学长的话呢,这是不礼貌的,哥哥对你不好吗!”魏大勋装作委屈的嘟了嘟嘴,低着头,却在偷偷瞄着对面白敬亭的表情。白敬亭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您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吧,咋这么能演呢?”

两人互怼着闹了一番,估摸着时间不早了,便结了账,出了火锅店。

初春的傍晚天还有些凉,白敬亭只穿了件衬衫外搭一件稍微厚一点的过膝大衣,魏大勋则更可怜一点,只穿了一件透风严重的毛线外面套着羽绒马甲。从热气腾腾的火锅店出来,又突然被风一吹,还真有点冷。魏大勋搓了搓手,哈口气:“突然想回火锅店再吃一顿了。”“英雄所见略同。”两人看似达成一致,却没人往回走,毕竟短短几天就胖了那么多对两人的打击都挺大。

“打篮球不?”白敬亭今天带了隐形眼镜,眼睛比较尖,很远就看到了前面的公共球场。“行啊,让哥哥虐虐你。”魏大勋吹牛倒是从来都不用多思考。

“等等,没球啊。”白敬亭这才感受到从心之后的现实带来的失落感,只见魏大勋神秘的笑笑,拿出手机发了几条信息:“等着吧,一会儿我哥们就送球来了。”白敬亭点点头,第一次对他的行动力表达了暗戳戳的赞赏之情。

想了五秒钟,他决定对魏大勋刚刚的表演明面上表示一下。

“大勋。”他叫住走在前面的魏大勋,在他转身之后指了指他的脸,魏大勋疑惑的摸摸自己的脸:“怎么?我脸上沾东西了?”

“帅气。”

为白敬亭这句话,魏大勋至少愣了10秒才追上去,一把勾住白敬亭的脖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果然吃了火锅的白白比较可爱。”

“你给我走开。”白敬亭绝对不承认刚刚自己撩了魏大勋,还用的是这么老的套路,便跟他推推搡搡的到了球场。

“勋哥,你的球。”一个男生已经在球场等着他们了,魏大勋随手接过他扔来的球,再次露出了笑容:“谢啦。”

趁他不留神,白敬亭伸手抢过球,转身一个帅气的扣篮。魏大勋反应过来:“solo?”他上前两步捡了球,转身绕过白敬亭,炫技似的一个三分。

棋逢对手,白敬亭也不再束手束脚,开始认真起来。

虽说是在春天,一运动起来还是容易出汗。不一会儿,卫衣马甲大衣都被脱了扔在一旁。魏大勋随意的拍了几下球,与白敬亭对峙。

小时候因为篮球让腿受过伤的魏大勋因为有些力不从心而明显处于下风,白敬亭很早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几次欲让他停下去休息,魏大勋却执意不肯,想让白敬亭玩的尽兴。

终于到了赛点,6比3,白敬亭略胜一筹。

魏大勋运球上前,白敬亭冲上去,却发现对方没有一点要避让的意思,他愣了一下。趁着这几秒的空隙,魏大勋转身上篮。球在篮筐中绕了几圈,在两人热切的注视中掉了下来。

没进。

白敬亭瞬间反应过来,接了球,彼时魏大勋也反应过来,两步上前,拦在了他面前,于是便再次僵持。

白敬亭没着急着投球,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魏大勋,也不说话,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拍着球。相处了这么久,魏大勋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个表情。他觉得白敬亭有些生气了,却又不明白为什么,一下子有些慌了神:“小白,我……”慌里慌张的去解释,却错过了白敬亭眼中的一丝狡黠。

白敬亭晃身绕过他,进了最后一球。

魏大勋这才反应过来:“弟弟你不厚道啊。”

白敬亭没理他从一旁拿了外套扔给他:“别感冒了。”说着自己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魏大勋拍了拍他的肩膀,顺便就趴在了他肩上,憋着笑:“要不我们再去吃顿火锅?”

“贫啊你。”白敬亭将魏大勋的手打下去,整理好衣服,无奈的摇了摇头。

4
——
第二天,白敬亭依旧活蹦乱跳时,魏大勋在寝室却生不如死。

是的,他感冒了。

本来想着吃点感冒药撑一撑就过去了,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发烧了。

室友们都去上课了,魏大勋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依旧觉得头痛欲裂浑身无力。他翻个身,给白敬亭打了个电话。

“小白,是我,大勋。”他努力让自己声音变的和平常一样。

“大勋?你是不是感冒了?”白敬亭瞬间就听出来了。

“呵呵呵呵我没有……”魏大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怎么比刚才还烫了一点呢?

“别装了,鼻音那么重,都挂了相了傻孩子,”白敬亭顿了顿,又接到:“我马上过去找你。”

“不用……”魏大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他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客气,眼前金星直冒,放下电话后终于抵抗不住睡晕了过去。

白敬亭静悄悄的溜进了魏大勋的宿舍,带着一盆冷水和一条毛巾,嘴里还叼了一支体温计。他没有照顾人的经验,于是便在来之前匆匆忙忙查了一下,除了冷水降温这个人人皆知的物理方法也没查出其他有用的,只能先看看他的情况再给他买药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小的被子山,一看就是有个人裹在了里面。

“大勋?”他轻声叫了一句,不出意料,没有人回答。白敬亭只得上前去将他的被子掀开,看清了他整个人的状态之后又将他的被子盖上,让他把脑袋露出来。又从桌上拿起刚刚放下的体温计,准备再次掀开被子时,发现魏大勋虽然无意识,但仍把被子抓的紧紧的。

还没来得及想办法,就听见魏大勋喃喃到:“小白,小白……”他凑近他的嘴边,认真听了一会儿,却发现他只是一直在叫自己的名字。白敬亭不由得失笑:“烧糊涂了吧。”又想到了什么,突然闭上了嘴,红了耳根。

他静静的将毛巾浸湿,又拧干,细心的叠好敷在魏大勋头上,又用力将被子扯开,抬起他的手,将体温计塞在他的腋下,最后将他的被子盖好,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对面床上,开始发呆。

他和魏大勋认识也就十几天吧,倒是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之前因为被同学安了个“清冷”的人设,再加上自己有时候也是真的会有点害羞没有办法融入一个集体,所以身边亲的朋友也没几个。

遇见魏大勋是意料之外,魏大勋能这么快融入他的生活迅速与他熟络起来也是意料之外,但是他对魏大勋却没有一点的排斥。

之前也有听到后桌女生低声讨论过他和魏大勋,说看星座他们应该是合不来的。他想也是,虽然他不信这种小姑娘喜欢的东西,但是对他和魏大勋的性格有着极大的不同甚至完全相反这点还是很清楚的。

魏大勋对他来说,有点像一个发光体,自己会不自觉的被他吸引过去。

喜欢?

一个词突然从白敬亭的脑海里蹦了出来,吓了他一跳。想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那边白敬亭还在胡思乱想,这边魏大勋已经醒了。他有些迷茫的睁开眼,面前白敬亭的身影由模糊到清晰。他看着白敬亭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的难得露出的表情,不由得勾了勾嘴角,然后轻轻咳了一声。

白敬亭惊了一下,差点没跳起来:“你……你醒了啊?怎么没喊我?”“想什么呢那么入迷?不会是在想这么帅气的我吧。”魏大勋坐起来,白敬亭才低低的“啊”了一声,然后小声说:“我忘了帮你把体温计拿出来了。”“我说怎么膈应呢。”魏大勋说着,将体温计取出来,对着光看了一下,又甩了甩脑袋,将体温计给白敬亭:“你看吧,我有点晕。”

白敬亭接过,近视的他不得不凑上去眯着眼看:“……39度5,走吧,跟我去医务室。”他摸了摸魏大勋的额头,依旧烫的不行。

“哥哥腿软,你背我呗。”魏大勋将毛巾扔到一旁的桌子上,贫嘴道。“别贫了。”白敬亭面上白了他一眼,却站起来,扶了他一下,魏大勋顺势就趴在了他身上。突然接触到浑身滚烫的一个人让白敬亭有些微微不适,再加上他很少和谁靠的这么近过,闻着魏大勋身上传来的柚子香味,竟微红了脸。

不过也只有一瞬罢了,他自然是不会留下让魏大勋日后可以调笑自己的把柄。

由于魏大勋的极度不配合,他们一路上跌跌撞撞,不仅耗费时间极长,还吸引了不少老师同学的目光。

“医生,你看一下他是不是把脑子烧坏了。”进了医务室,白敬亭毫不客气的将魏大勋床边坐下,迅速撒手,退到了离他三米远的角落。

医生给魏大勋测了体温,神情严肃:“他烧了多久了?”白敬亭想了一下,吞吞吐吐:“有……一个小时往上……了吧。”

“先给他吊两瓶水,如果一直不退就送医院去。你是他朋友吧,在这看着他吧。”医生拿了药准备给魏大勋扎针,魏大勋倒是没什么反应,白敬亭却皱了皱眉,别过头。他不仅天生对沾满消毒药水的一切都没有好感,相反的,还充满了排斥心理。

医生扎好针,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白敬亭这才拖了个凳子,坐到了床边,也不说话,拿出手机就开始刷微博。荧荧的光照在他的脸上,魏大勋突然有些不是滋味的嘟囔:“我搁这病的七荤八素的,你还在玩手机。”白敬亭头也不抬:“想找对你嘘寒问暖的也行,我去通知一下你们班那群小姑娘你病了,或者帮你找个四十岁的看护大妈也行。你就发个烧还想让我搁这生离死别的盯着你?昨天打死都不穿外套的人是谁……”一大长串的话让魏大勋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却又笑了。

这小孩,是在关心他呢,只是方式不太对罢了。

他想着想着,笑意越来越深,打断了白敬亭难得的喋喋不休:“白高冷,人设崩了。”白敬亭一愣。脸变得通红,却还是梗着脖子反驳他最后一句:“高烧三十九度还跟我在这儿扯这些有的没的,睡您的觉去吧。”

魏大勋也不多说,眼睛一闭,真的开始睡起觉来。白敬亭刷了会儿微博,又打了会儿游戏,渐觉无聊,手机一放,趴在床边也睡了过去。

魏大勋醒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白敬亭安静的睡在他身边,长长的睫毛和白皙的皮肤显得他更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男生,手机屏幕时不时亮一下,一切都显得安静祥和。

魏大勋这么一动,倒是让本来便没有熟睡的白敬亭惊醒过来,他下意识的伸手探上魏大勋的额头,松了口气,烧退了。

“放心吧,哥哥体质好,没事。”魏大勋笑笑。白敬亭看了他因为出汗而有些干裂的嘴唇,起身:“我去叫医生给你拔针,顺便给你倒杯水。”

魏大勋看着他的背影,勾起唇角,目光里全是温柔。

这傻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喜欢呢。

5
——
比赛没有开始,另一件事倒是提前提上了日程。

s市最大的音乐节——西瓜音乐节开始了,魏大勋嘴上说着体验音乐节的气氛,眼睛早就黏着鹿先森乐队的海报动不了了,白敬亭无奈,早早的陪着他抢了两张早鸟票,就等着音乐节了。

来到检票口,纵使是自诩见过大世面的魏大勋,也被这人山人海给吓到了,白敬亭到还挺淡定,安静的排着队玩着手机。

两人进到场内,已经快开始了,他们找了片空地,铺上了刚从官方售卖处买的野餐毯,坐了下来。

前几个都是偏小众的乐队,不远处传来的烧烤的香味扑鼻而来,于是他们决定吃点东西,舒舒服服的躺着看。

“怎么样,没来错吧,你先好好休息,一会儿哥哥带你嗨去。”魏大勋勾住白敬亭的脖子,一手举着烤肉串,一手拿着冰啤酒,对着白敬亭的耳朵大喊。

“你酒喝多了吧……诶呦我去,撒我身上了,你给我边儿去!”巨大的音响震动让白敬亭的耳朵有点疼,他凑过去吼了魏大勋一顿,又推开他,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魏大勋也不知道自己醉没醉,反正微醺是有点儿的,正巧这时一个乐队结束了,歌迷散去小半,他起身拍拍屁股,顺便把白敬亭拉起来:“走!”

一路顺畅的到了前排,白敬亭不太喜欢人挤人的压迫感和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汗臭味,他往魏大勋身边靠了靠,不得不说,魏大勋身上的柑橘味还是让人可以静下心来的。

中场休息是二十分钟,第三个乐队快开场时,人一下变得多了起来,魏大勋抓住白敬亭的手臂,提醒道:“别还没等到鹿先森乐队出来你就跟我走丢了,这里信号不好,消息也发不出去,到时候找人不好找。”“我又不是小孩子……”白敬亭嘟囔着,白了魏大勋一眼。

好想亲一口啊。

这是魏大勋潜意识里发出的信号。

有点危险。

他转过头去,不再看白敬亭。

白敬亭奇怪的看他一眼,却也没多说什么。

第三个乐队也是魏大勋很喜欢的乐队,他有幸在之前的音乐节看到过他们的现场,真的是吸了一众路人粉,而且他们的音乐特别适合音乐节,现场特别燃特别炸。

果不其然,乐队一出场,底下响起了一片尖叫。

白敬亭觉得自己要被旁边女孩子的尖叫震破耳膜了。他忍不住又往魏大勋身边挤了挤,两人靠的很近,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白敬亭再次红了脸,然后也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脸红次数越来越多了,不太妙。

音乐响了起来,白敬亭也顾不得多想,全身心的投入到音乐现场里了。

一曲下来,魏大勋和白敬亭对视一眼,他们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一个词——“过瘾”。这个乐队表现力很强,与乐迷互动性也比较好。

还好这两天举铁了。

一直与乐队互动的白敬亭暗暗的想。

鹿先森乐队是最后一个,前面还有一个主打低音炮的小众歌手,于是全场都安静下来,白敬亭突然有些困倦。而此时他们已经到了第一排,他便趴在了栏杆边,也不顾时不时就扫到他的镜头了。

“你健身不够啊。”魏大勋嘲笑道,“你怎么精力这么充沛,一会儿回去跟我再举铁去。”白敬亭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全身的筋骨,便听见主唱说:“接下来大家跟我玩一个互动好不好?”歌手一下子将全场气氛带动起来了,白敬亭调整下站姿,一手搭上了魏大勋的肩膀。

“接下来,与你旁边的人手拉手,举起来,我们一同完成这首歌,好吗?”主唱说完,白敬亭和魏大勋身边立刻多了很多小女生如狼似虎的目光。魏大勋没多想,拉起白敬亭的手就举了起来。

白敬亭想挣脱却没挣脱开来,便任由魏大勋拉着,浑浑噩噩的结束了,好几首歌,脸通红,耳根也通红。

终于到了鹿先森乐队,也是今天的最后一场。

白敬亭从彼此紧握的双手中感受到了魏大勋的颤抖,他瞄他一眼,笑:“多大了还追星。”魏大勋佯装发火:“不追星追你啊?”“追我得了。”白敬亭嘟囔一句,突然响起的音乐吓了他们一跳,也打断了白敬亭的话,魏大勋追问:“你说什么?”白敬亭也大声回他:“没啥,听你的歌去。”

这句话估计白敬亭也不敢再说一次了,这辈子都不敢了。

最后一首歌,《春风十里》。

他们初遇时的歌。

白敬亭感觉魏大勋握着自己的手更紧了一点,他转过头去,看着魏大勋,看着他眼睛里的星光,突然心动就是这种感觉了吧。

魏大勋转头看着他,突然凑上去,吻了他。

蜻蜓点水的一吻。

白敬亭愣在那里。

他应该说什么比较好?你酒喝多了?你喜欢我吗?你……

音乐还在继续,主唱温柔的唱着歌。

“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6
——
音乐节结束,虽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但也比之前多了一丝生疏。

他们都在极力回避那一晚的吻。

离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经过上次的教训,魏大勋再也不敢随时随地的和白敬亭约一顿火锅打一场篮球了。不过与此同时,两人的默契也越来越好,基本上什么歌合唱不过三遍就可以配合的非常完美。

报上节目之后,两人都暂时性的松了口气,至少没有撞曲目的,也没有单独钢琴或者吉他的。负责人还对他们这对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组合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他们再次走上了樱花大道,魏大勋美名其曰是去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找灵感,顺便放松一下。

魏大勋在初次见面时的那棵树旁盘腿坐下,放下一直背着的吉他包,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心爱的吉他拿出来调音。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套着黑色的毛线背心,引得无数女生驻足。而白敬亭也在他身边坐下,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一曲一伸,一只手搭在身侧一只手托腮看着魏大勋。

这时,已经有学生陆陆续续的围住他们,成了一个小圈。

他们对视一眼,开始了第一首歌的合唱。

鹿先森乐队《华年》。

自从一起去看了音乐节之后,白敬亭就疯狂的爱上了这首歌,无论什么时候嘴里哼的都是这个调调,单曲循环到室友都想揍他。 

可是魏大勋不嫌弃,他喜欢听白敬亭唱歌,就像白敬亭也喜欢听他唱歌一样。

魏大勋和白敬亭一首接一首的唱着,兴趣来了也会让围观群众点歌,白敬亭擅长的嘻哈派不上用场,有时也会跑调,但谁会在意呢?

面容清秀的男生有些害羞的唱你点的歌,哪怕是音痴都没有人会在意吧,更何况白敬亭的声音真的特别好听。

直到唱到口干舌燥,魏大勋起身拍拍屁股:“散了吧散了吧。”开始赶人。白敬亭跟在他身后,轻声问:“去吃火锅吧?”魏大勋犹豫:“过两天就要比赛了……”“我怎么那么想吃火锅呢。”白敬亭低声嘟囔,委屈的小表情让魏大勋一瞬间心软,他转回身搂着他的肩安慰道:“结束之后就去。”

“行吧。”白敬亭低头想了一下,毕竟不想上次的事再次发生,没几天就要比赛了,不能有人生病。

“那去图书馆吧,这两天我四级都没时间看,就因为那天跟你看了场音……”白敬亭说了一半立刻闭嘴。见他这样,魏大勋也只能装作没有听到:“一提新概念英语我头都疼。”

“你怎么过得六级哦。”白敬亭嘲笑,却还是和他并肩去往图书馆。

关于比赛前的慌张这两个人倒是没有的,依旧该干嘛干嘛,只是每晚都挑出时间一起排练,没课的时候也腻在一起打游戏吃饭而已。

硬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看起来他们的关系有些疏远,实际上却反而是越来越近了。有些东西,嘴上说不明白,但心里还是清楚的。

7
——
比赛如期拉开了序幕。

白敬亭和魏大勋穿好了精心搭配的衣服,相视一笑。

同款卫衣,一黑一白。

身穿白色卫衣的白敬亭坐在三角钢琴边,闭上了双眼,灯光打在了他的身上,他就像是一个精灵,他的一颦一笑都牵引着众人的心。

这是哪里来的仙子?

而身穿黑色卫衣的魏大勋也拿着吉他坐到了他身边,他的笑容散发着他独有的魅力,而他随意交叉的长腿和修长白皙的手也惹人瞩目。

他们轻轻松松的,便吸引了台下所有人的全部注意。

他们对视一点,白敬亭点头示意开始,全场安静下来。

“我一脚踏空
 我就要飞起来了
 我向上是迷茫
 我向下听见你说
 这世界是空荡荡……”

魏大勋一开口,温暖的声线使人瞬间沉迷其中。白敬亭的钢琴接上,他微微闭眼,修长的手指游刃有余的在钢琴上飞舞,配合着魏大勋的声线,钢琴声也变的柔和。

惊艳四座。

“你说一二三打碎了过往消亡
  有风吹破了的归途
  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唱
  你说一二三转身
  你听被抹掉的慌张……”

白敬亭接上,微微有些低沉的声线虽不如魏大勋般清亮,却依旧迷人,让人更加容易进入故事。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
 你给我简单拥抱
 我想踩碎了迷茫走过时光
 睁开眼你就会听到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整首歌的高潮便是二人合唱,钢琴和吉他一起也意外的不违和,就像他们一般,性格不同,却极其般配。

就这样对视着,他们合唱完整首,钢琴声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吉他也结束了最后一个旋律。

全场的灯光亮起,魏大勋起身,与白敬亭站在一起,鞠躬下台。

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在一起吧。”

魏大勋在白敬亭耳边低声说,然后吻了吻他的泪痣。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白敬亭也毫不客气的回吻过去,他亲上他的唇,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恭喜魏大勋,白敬亭同学获得一等奖……”广播的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远。

名次已经不重要了。

“走,吃火锅去。”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