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生日快乐_(:ᗤ」ㄥ)_

/白敬亭生贺【迟到了快一个月哭唧唧

 其实就是白敬亭生日那天的流水账

 想象中白哥和魏哥的日常

 ooc是我的!我的!





“你怎么又给我发生日快乐,搞得像我过生日样的,小妖艳们天天都说我年过半百了。”


白敬亭坐在酒店的k歌房里,工作室的人都开启了嗨歌模式,他刚唱了首rap,便被抢去了话筒:“老板您歇一歇,听我们唱,我们唱。”


行吧,不就是嫌我的硬核rap不好听吗。


刚拿起手机,心有灵犀般的,魏大勋发来了语音消息。


接着是视频通话邀请。


白敬亭见没人理他,躲在角落里,偷偷接了电话。


穿着睡衣的魏大勋将手机放在了手机架上,拿起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你今年没有送我花。”白敬亭突然小声开口,语气中带着一点点委屈。


“什么?”白敬亭那边声音嘈杂,魏大勋自己又吹着头发,自然是听不清的。


“没什么。”白敬亭想结束这个话题,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矫情。


“魏大勋都给你了,你是嫌我这朵花不可爱吗?”魏大勋关了吹风,两手比了个花:“可爱死了。”


白敬亭一点点的矫情瞬间烟消云散了:“生日快乐啊哥。”


“行了行了,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明儿去给你探班带你吃火锅。”


“探啥班啊我都快杀青了,想来看我就直说。”白敬亭乐了:“你这两天很闲啊?”


“哪里闲了我把快本的录制推了娜姐都跟我气了几天了,我说下回我两一起上她才搭理我。”魏大勋理直气壮:“我男朋友生日我都不陪他?我是这种渣男吗?”



“你说他们看出来没?”白敬亭没搭他腔,迅速转移了话题。


魏大勋当然知道他指的是粉丝们:“没呢吧,不过都这么明显了,这届粉丝带不动啊。”


“也是,他们也不敢往那方面想啊。我昨天又被我自己那个粉给骂了。”



“我看你小号了,谁要你一天到晚‘山花 is rio’还故意往人微博下面发,不撕你撕谁?”魏大勋终于吹完头发,带上了耳机,白敬亭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那头传来,听不真切,却一直在耳边。



“那我好歹也不能愧对我们粉头这个称号吧,我一天到晚容易吗我,还得帮他们抠糖,八倍镜递到眼前了都没用,我图啥。”白敬亭委屈.jpg



“你们家粉太厉害了,还是我家小妖艳好。超话里只能兄弟情太可怜了,我多想告诉他们我们是爱情,爱情!”魏大勋愤怒.jpg



“唉唉唉别说着说着diss我家鸽了……你等下他们喊我唱歌。”


“那你别关麦,唱给我听听。”


“听啥啊硬核rap听吗?”


“听听听我家秋秋唱的都好听。”



白敬亭虽然这样说着,还是点了首莫文蔚的《爱》,他将手机放到了上衣口袋,靠近心脏的位置。


“你还记得吗


  记忆的炎夏


  散落在风中的已蒸发


  喧哗的都已沙哑


  ……”



白敬亭唱歌其实并不是特别好听,有时候还会有点跑调,但偏偏魏大勋就特喜欢他的嗓音,也特喜欢看他唱歌时深情的样子。



“怎么样?”白敬亭匆匆下场,迫不及待的给魏大勋炫耀自己刚刚获得满堂彩的歌声。



“那都是捧你的心里没点数吗?”魏大勋表面不屑一顾,其实心里早已:“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白白唱歌太好听了他是我的白白我爱他!!!”粉丝滤镜重的不得了呢。



“删好友删好友。”白敬亭佯装发怒,伸手就要按下关闭视频聊天的红点点。



“错了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魏大勋不愧是魏“从心”,这会儿就恨不得从视频里钻出去把白敬亭的手拿开。



“我生日礼物呢?就发两张照片就完了啊?”白敬亭将手机改为后置摄像头,向魏大勋展示自己收到礼物——堆成了小山的鞋。



“那是嘉尔的,这是井柏然的,那个是何老师的,连撒老师都送了,你的呢?”



“给你准备了准备了。”



“你要是拿对井柏然的那一套对我,你就等着失去我的所有联系方式吧。”白敬亭开始威胁。



“怎么会你可是我的小心肝小宝贝,怎么能送你辣个呢!”



远方拍戏的井宝突然打了个惊天大喷嚏。



“诶我去一身的鸡皮疙瘩。”白敬亭装模作样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你叫助理送你回去吧,瞧你累成啥样。”魏大勋有些心疼:“过生日呢对自己好点吧。”



“没事没事这不想多跟你聊会儿吗,反正明天也没工作。”白敬亭清了清嗓子,又看了看依旧活力满满的工作室的成员,眼含笑意:“也让他们多玩会儿吧,他们也挺累的。”



“你倒是光顾着别人了。”魏大勋知道自己说不过他,也就没再多说,只是心里有些不愿意看他疲惫的样,叹了口气。



“等你明儿来给我补过生日呢。”白敬亭窝在一堆毛绒玩具里,舒舒服服的眯上了眼。



“必须的必须的,哥哥明天大方一回,带你吃香的喝辣的。”魏大勋对自己抠门的人设倒是从来都不避讳,要知道,请客这个词怎么可以随便说出口,多费钱啊。



“下血本了哈,那我必须不客气了啊。”白敬亭看着魏大勋一副心在滴血的样,背过身忍不住的偷笑。



“白哥,那个,他们都喝了酒,我送你回去吧。”小助理收到了魏大勋偷偷摸摸发来的指令,奉命过来劝白敬亭回去休息,还没等他说话,有急忙接到:“我有点困,老板您醒醒好,让我早点回去睡吧。”



工作室的人平时也都插科打诨的习惯了,白敬亭也猜到估计是魏大勋暗地里又给小助理发红包了,便也没阻止,从玩具堆里起身,拍了拍衣服:“你先下去等我,我上个厕所,马上来。”



小助理知道他老板要和魏大勋腻歪,也不敢耽误,忙不迭的离开了KTV的包间。



“行啊魏大勋,我助理你都勾搭上了。”白敬亭趁着最后这几步调侃魏大勋。



“我的小祖宗哟你快去给我回去好好休息,不然明天怎么跟哥哥出去玩?”魏大勋不吃他这套,义正言辞,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的表情。



“好好好哥我知道了哥。”白敬亭是真的有些乏了,连打了两个哈欠才含含糊糊的回了魏大勋的话。



很同事们打了招呼边离开了包间,留下一堆“年轻人”继续嗨。



“晚安,比花花。”魏大勋双手比了个花儿,笑出了梨涡。



白敬亭心里甜的跟喝了蜜似的,脸上都兜不住那笑意。



“晚安。”

评论(14)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