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白日梦想家与为了爱神的那些事儿

白敬亭×魏大勋

感谢 @山花孤儿院 

感谢 @天將月白 小姐姐的孩子!我终于写完了!希望小姐姐喜欢!


1

白敬亭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


自己正经注册的白日梦工作室被人说是神经病骗人钱的不说,回家前还被一个大傻个从天而降砸的自己磨破了膝盖。


“所以你谁啊你?”他面色不善的打断面前喋喋不休的人,皱着眉头问他。


对面的人愣了一愣,又是满脸的笑容:“我是红娘啊,就天上飞的那个,丘比特,就是我。”


“你神经病吧?”白敬亭翻个白眼:“在我家玩cosplay呢?”他说着,做势要将那人往外赶。


“别别别,你看,我真的有翅膀,我还会飞!”这红娘得意的显示了自己的翅膀,留了一地的羽毛。


“谁管你谁啊!给我扫地去!”白敬亭一脚踹到他屁股上,害得他捂着屁股哇哇大叫:“我我我叫魏大勋!魏大勋!嘿嘿嘿你叫什么啊?”魏大勋转过身又变一副谄媚模样:“弟弟收留收留我呗。”


“白敬亭,房租800,每月月初交,卫生你打扫,饭你做。”白敬亭想了想,加了句:“你就住客房吧,另外,别随便展示你的翅膀,我羽毛过敏。不,我对翅膀过敏。”


“啊?这么多活儿啊……”魏大勋哭丧着脸,偷偷瞟一眼白敬亭,发现他在瞪自己,立马收回哭脸:“我做,我做还不行吗。”


白敬亭不多说,伸出手来。魏大勋蒙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摸了摸后脑勺:“干啥?”“房租。”白敬亭翘起二郎腿,俨然一副地主模样。“那个……我没钱……我给你这个行吗,他们都说这个值钱,我刚来这,也不知道这些能抵啥。”魏大勋伸手,手里凭空多出几块金条,他把金条全部塞到白敬亭手里:“够了吗,不够我还有!”


白敬亭也不是贪财之人,他将金条扔回去:“算了,你就先欠着吧。”“这玩意儿不值钱吗?”魏大勋看着怀里的金条不知道该怎么办。“挺值钱的,不过不能拿来用,收着吧。”


“哦。”魏大勋收了金条,又凑到白敬亭身边:“那我怎么挣钱呢?”白敬亭叹了口气:“你要是财神爷多好,偏偏是个红娘,算了,你跟着我的工作室干活吧。”


白敬亭话音刚落,手机便开始震动:“看来是来活儿了。”


“喂您好这里是白日梦工作室,我是您的首席圆梦师白敬亭……诶……对的对的,好的,谢谢您信任我们……好的再见。”


“好了,你的活儿来了。”白敬亭撂了电话,掏出纸笔刷刷的写了两个名字,笔盖一合,扔给魏大勋:“你不是红娘吗,牵线去吧。”


魏大勋眯着眼仔细辨认纸上的潦草字迹,完了双手一摊特理直气壮:“哪有这么容易,我是红娘又不是月老,而且我的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啊。”“那你……成功率?”“一队没有。”魏大勋缩了缩脖子,看起来很怂的他人畜无害的眨眨眼。


“跟我这眨什么眼呢?”白敬亭扔了个软绵绵的抱枕砸他身上,但看起来这样的生气丝毫没起任何作用。


“哥哥会加油的!肯定给你把这对谈成!”魏大勋笑嘻嘻的捡起抱枕抱住。


“行吧,我就勉强和你一起,顺便帮帮你吧。”白敬亭故作勉强的答应了。



2

虽说魏大勋信誓旦旦的给白敬亭打了保票,心里还是有点“上下”不安的。


那两个人他看了一下,爱情线都非常曲折,很难走到一起啊。


小红娘仙生第一次犯了愁。


可他能怎么样呢?话都放出去了。


那就先从小姑娘来吧。


小姑娘叫王鸥,人长得没话说,性格也非常好,就是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她喜欢上了大学的辅导员魏晨。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年龄差也就几岁差不了多少,只是中国人从小受到的观念教育就不太支持师生恋罢了。


王鸥倒不是很在意,毕竟人从小在法国长大,思想观念都深受身边人的影响,觉得爱就要勇敢去追,只是胆子过大的她反而逼得魏老师开始避嫌。


有点麻烦啊。


魏大勋以白敬亭助理的身份偷偷将王鸥约了出来。


见面的地点在一家挺高档的法国餐厅,小姑娘说不想吃中餐,魏大勋便选了这家,反正自己不差钱。


当真正看到菜单的那一刻,魏大勋还是觉得把自己吃遍人界的愿望从清单上划掉——肉好痛啊嘤嘤嘤。


尽管如此,对小姑娘还是很大方:“你随便点啊哥哥有钱。”


王鸥:“大勋哥哥你怎么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说多了都是泪。


刚刚点完菜,魏大勋琢磨着对她说点啥的时候,他发现王鸥的表情不对,她的目光焦距在自己身后。


回头一看,不好了,这是什么该死的修罗场狗血的八点档啊。


他身后坐着的,是魏晨和一位漂亮的年轻女性,言笑晏晏很是般配。王鸥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低着头也不说话,只是手中的刀叉把牛排戳的惨不忍睹。


魏大勋见着不对,只得偷偷发消息给白敬亭。


“亭亭亭亭!怎么办!我这边出问题了!”


“亭亭?你叫谁呢?[沙雕表情包.jpg]”


“我错了错了,小白,救救我![可怜巴巴.gif]”


“怎么了?你们不是在吃饭吗?”


“修罗场!大三角!我们这单怕不是要丢了5555[位置·某法国餐厅]”


三分钟后,白敬亭赶到,这是自己的第一单,可不能被搞砸了,只是现在这场景,他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魏晨和王鸥郎情妾意的面对面坐着感觉下一秒就能手牵手去民政局了。


这没什么。


“魏大勋你挺可以的啊,一天之内给我成了两对?”


看看看看,那女人就差坐魏大勋身上了。



3

说回来魏大勋那天虽然捡回了小命却差点丢了住所丢了工作丢了人(?),最后可怜巴巴的坐在家里向白敬亭解释情况。


让我们原景重现一下。


“那个……你……”魏大勋犹豫着想安慰一下王鸥,却被她一下子拉起来,顺便被叮嘱一句:“拿出你的男性魅力来!”


然后被稀里糊涂的拉到了魏晨和年轻女士身边。


魏大勋没想到,狗血的才刚刚开始——那个女生,是魏晨的妹妹,然后,她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就这样?”白敬亭边玩手机边看了他一眼,然后将手机扔到一旁:“走吧,吃火锅去。”


“?”


你们人类真难懂。


不过,人类的食物真好吃啊。


魏大勋满头大汗的吃着红汤里的肉,丝毫没有形象可言,完了还打了个心满意足的嗝。


白敬亭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斯文的抽出纸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被雾气模糊的眼镜:“你们天上都不吃东西的吗?”


“我们神仙都是喝露水长大的。”魏大勋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看你是乱吃长大的。”白敬亭一如既往的怼了回去。


魏大勋语塞,便把愤怒发在食物上,拼命往嘴里塞吃的。


塞了一半他停下来,看着白敬亭,突然认真:“其实我下来,还有一个任务。”


白敬亭扔了包纸过去:“把你嘴边的油擦擦。”


“我要帮你找对象。”


“啪。”


白敬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我们注孤生是不需要对象的。”白敬亭捡起筷子,拿起纸巾擦干净,有些嘲讽的开了口。


从小时候开始,他的女人缘就特别的差。不是他吹,就凭他这个外貌,不说有人给他表白,至少暗恋他的人也能排一条街了,可就是那么奇怪,他只要一谈恋爱就出事。


第一次,还没和心仪的女孩子表白对方就去国外上学了。


第二次,在表白路上的他被电瓶车撞骨折了,然后女孩子以为他在骗她,再也没跟他说过话。


第三次,网恋,对方是个装成女孩子的娘娘腔,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


第四次、第五次……


反正就没一次成功的。


于是后来他就多了一个“注孤生”的称号。


“你可以把我当你对象,先演练演练。”魏大勋歪头,对他笑了笑。


“你这是教我出柜呢?”白敬亭从来都觉得自己是钢铁直男,和男的搞对象,想都没想过。


“你们人间咋这样,还性别歧视呢?”魏大勋急眼了:“爱情不分性别,同性也可以是真爱!”


“人仙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白敬亭再次反驳。


这都啥跟啥啊。


“我被贬下来的,现在跟凡人没差。”魏大勋有点委屈,声音小了很多:“我还不是想帮你吗……”


“随便你吧。”白敬亭最受不了魏大勋这个表情,特别像小时候自己家养的金毛,顿时心软,也不好再说什么,敷衍的同意了他的要求。


4

“白白!起床了!”


“白白吃早饭!!”


“白白你领带忘记了我给你打吧!!”


↑于是这样的语句充斥着白敬亭的每一天。


魏大勋乐于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白敬亭倒也无所谓多个保姆,两人便“凑合凑合”凑一起了。


就是每天都鸡飞狗跳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魏大勋突然喜欢上了土味情话。


“白白白白你喜欢喝水吗?”


“?还行吧。”


“那你已经喜欢上70%的我了!”


白敬亭默默的放下了杯子并且一晚上没喝水。


“白白!我给你起了个外号!”


“你再说一遍?”


“我给你起了个外号叫……叫米花!”


“???”


“这样我就可以抱你了!”


说完白敬亭便被魏大勋扑倒在沙发上。


干柴烈火的差点出事。


于是,白敬亭禁止魏大勋再说土味情话。


“魏大勋,你什么时候回天上去?”说实话,自从魏大勋来了,工作室的生意还真就无缘无故的变好了。沾了他的光,工作室的红娘任务越来越多,而且凑合一对成一对,来一个走一双,给婚介所眼红死了。


白敬亭,也有点舍不得魏大勋了。


可惜一点点忧伤的小情绪被躺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着电视的魏大勋瞬间打破:“走?去哪?我下了凡就没想着回去。”


“你也算是个神仙吧,好歹还有对翅膀,到底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把你贬到我们这来了。”白敬亭不过随口一问,却见魏大勋眼神闪烁,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白敬亭,你相信前世今生吗?”魏大勋终于开口,却是第一次完整的叫他的名字。


“我不信,那都是假的。”


“是吗……”魏大勋不甘心:“可是,你做梦的时候,也会梦到一个不属于这个年代的人吧。”


“那是梦吧……”


“你都相信我是神仙了,为什么不能相信你的梦呢?”


气氛僵持住了,白敬亭清楚的看见,魏大勋红了眼眶。


“那个人……是你吗?”


魏大勋并未正面回答他,只是问:“你想知道我是为什么被贬下凡的吗?”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类,就这么简单。”


“天帝说要么断了念想在天上好好的等着继承月老的位置,要么剔除仙骨,滚下凡去。”


“所以,我来找你了。”


他对着白敬亭笑了,眼中闪烁着微光,他想一个真正的天神,周身散发出温柔的暖黄色光芒。


白敬亭什么都想起来了。


5

他们曾经是恋人的。


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只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而已。


只是上辈子的白敬亭老去了,而魏大勋回了天上,静静地接受惩罚,等待属于他们的下一世。


白敬亭轻轻抚摸上他的后背:“疼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不疼不疼,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算什么!”魏大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自己没事,却被自己过大的力气打的呛了几下,他抬起头,对着白敬亭傻乎乎的笑了。


白敬亭一用力,紧紧抱住了他:“魏大勋,没有第二次了,你不会再失去我了。”


“我不会再被你丢下了。”


他们相视而笑,交换了一个带着彼此味道的吻。

评论(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