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梦[极东]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杀了我。”

一九三七年。

白雪皑皑,覆盖了整个南京城。

王耀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雪地里,路并不是很平坦,风雪又愈发的大了起来,走起来实在有些困难。

在他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人。

“小菊...咳咳,好久不见...”他一边忍受着寒风直灌进胃里的冰凉,一边打着招呼,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王先生,好久不见。”本田菊静静的站在雪中,纷扬的白雪落在他头上,肩上,又化开。他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的站着。若不是他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形成一抹又一抹的白雾散去,王耀都要以为他被冻成了一座雕塑。

“天真冷啊,是吧,小菊。”王耀裹紧了墨绿色的军大衣,又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自己冻得红肿的鼻子,又不断的像手中哈气。他上前两步,来到本田菊面前。“是的。”本田菊刻意忽略了王耀已被冻伤的双手,偏过头:“可不可以帮我个忙?”王耀笑了,伸手想去摸本田菊的头,却被他躲开了。两人一时有些尴尬。

终于,王耀开口,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小菊长大了呢。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吧,在自己家随意点阿鲁。”他依旧大大咧咧的笑着,只是,看向本田菊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不明的意味。他不愿相信,小菊让他从北/京赶到南/京,只是为了让他帮忙。

“您说过的吧,您的后背,只留给信任的人。”

“那您可以,对在下露出后背吗?”

“一定是,可以的吧。”

本田菊的声音小的仿佛是在喃喃自语。

“小菊,我信任你。”王耀笑得风轻云淡,他转过身,背对着他。

下一秒,便听见了,细微的,刀刺进血肉里的声音。他看着刀尖从自己的胸口穿出,血染红了地上的皑皑白雪。

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

“您不惊讶么?”本田菊看着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竟然在颤抖。“我愿意背对着你,是因为你是我曾经的弟弟,我曾经愿意无条件相信你,但也只是曾经了。本田,你再也不是我...”王耀还没说完,便因为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血越流越多。

“在下知道,在下再也不是您的弟弟了。抱歉。”本田拔出刀,细细擦去上面的血迹,转身离开。

在他身后,雪一寸一寸化去,露出成片成片的尸体,霎时,血流成河。

这一天,大概永远不会晴了吧。

雪停了。

“你说这个梦,一定是假的吧,小菊才不会那样对我呢阿鲁。”王耀起身,看了一眼已经晕过去的医生,无奈的摇摇头。

血从他的左胸出不断溢出,随着他缓慢的步伐,一滴一滴落到地上,像一朵朵盛开的曼珠沙华。

走出诊所,一滴雨落到了他的脸上。

梦,该醒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