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橘

花吐症(魔王✘主唱)

“我们也许都无可救药了。”

1
“今天有演出?推了陪我去看电影。”魔王斜倚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没空。我刚失恋。要去酒吧治愈下。”主唱唇角勾了勾,并不看魔王。
“又失恋?还没玩够?”魔王拢了拢身上的大衣,懒洋洋的。
“呵。”主唱冷笑一声,几乎是不可能的,从他口中吐出来一片玫瑰花瓣。
“我……花?”主唱有些惊愕,却从他口中吐出了更多的花瓣。
“你……”魔王抬头,正巧看到主唱吐出花瓣,嘲笑道:“你还有吃花这种怪癖?”
“我……没有。”花瓣依旧从主唱口中飞出。魔王也愣了一下:“你?”他伸手接住一片飞到自己面前的花瓣。
“我得病了?”主唱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自己的症状。
“奇怪了。”魔王说着,发现自己口中也吐出了一片花瓣。“我?”又一片花瓣落地。
“魔,你也?”主唱晃了晃手机,魔王接过,慢慢读出来:“思念或执恋深厚却无法传达的时候,人就会患上花吐症。他们会从嘴里吐出花开,而触碰到花瓣的人会被传染…只有在两情相悦的时候才会好……”
落了一地花瓣。

2
“喂,所以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出来?”主唱被魔王拉着,有些不情不愿。
“你想一直这样下去?”魔王斜睨他一眼。
“你带我去……”主唱有点明白了。
“找你的前女友们一个一个亲。”魔王毫无感情的话吓得主唱一个急刹,带着魔王停了下来。
“魔,你也知道的,我和她们只是玩玩。”主唱扭过头,笑容惨淡。“我喜欢的那个人……算了,不说了。”
“话说回来,你怎么办?”主唱转移了话题:“我也没看你亲近过哪个女人。”“不用你操心。”魔王说着,却吐出更多花瓣。“喂……”主唱有点慌了神,却忘了自己现在也是花吐症患者:“咳……咳咳……”他一手抓紧自己的衣领,一手紧紧抓住魔王的手臂。
一朵完整的,带血的花。
“你……快说是谁!”魔王扳开他的手,转而攥住他的衣领:“快说!”
主唱笑了笑:“没用的,放弃吧。”
“啪”清脆的一记耳光。
两人同时愣住。
终于,主唱摸了摸自己有些红的右半边脸,笑了。
“魔,我自始至终,喜欢的……”主唱的眼中有着深深的悲慽:“是你。”
“只有你一人。”

3
主唱推开欲上前说些什么的魔王,露出一个很丑的,甚至有些扭曲的笑容:“我知道,你不会爱上我,所以,放我走吧。”
他向前两步,又转身:“别来找我。”
再无回头。
留魔王一个人停在原地。
半晌,他张了张嘴,却也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原来,我也病入膏肓了。”看着地上鲜红与明黄的交错,他笑容苦涩:“这样也好。”
“要死,我定与你陪葬。”
“这样,也好。”
主唱跌跌撞撞的走在街上,喉咙里堵塞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魔,抱歉。”
“我对你的执念已经超过了我所预期的。”
“我不会拖累你了。”
“去找你喜欢的人吧。”

4
三天后。
“魔?”手机一直关机的主唱终于接了魔王的电话。
“你出来,老地方。”魔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喂……”主唱愣愣的看着渐渐黑屏的手机,又看向旁边的镜子。
瘦骨如柴。
这哪里还是一个人的模样?
“我这样……要怎么去见你?”主唱扯了扯嘴角。却终究还是去衣橱里找了件黑色的连帽衫,把自己裹了个严实。
这边的魔王也好不到哪去。
深褐色的风衣和灰色的围巾很不搭,但它们都是主唱送的。
魔王家离约好的地点很近,所以他不着急,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不抽,静静地看着它燃烧殆尽。
点点星火在黑暗中很是耀眼。
可终究,还是会消失的。
魔王扔了烟蒂。
这几天他没怎么说话,可是花瓣卡在喉咙里的感觉不好受,相信魔也是一样。
那么,要活一起,要死,也一起。

5
“别来无恙啊,魔。”主面带微笑,右手顺势搭上了魔王的肩膀。
魔王僵了一下,却任由他胡来。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见他对自己的动作难得的不排斥,便更肆无忌惮了,整个身子都吊在了魔王的身上。
“做个交易。”魔王依旧面无表情。
“哟,你也学会做交易了?”主唱说着,终于没忍住,咳出几朵带血的花。
无药可救了。
魔王不说话,转身擒住主唱,吻住了他的唇。
一个很浅的吻,浅到主唱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就已没了温度。
“我们清了。”
“再见。”
主唱抬头,魔王已不见了踪影。

“我会找到你的。”

评论

热度(14)